先帝驾崩,新帝守丧二十七个月, 至承平二年腊月除服。

尚衣局将帝后的新衣送了过来, 光魏曕的龙袍,就有四套红色的,另有明黄、宝蓝、天青、墨黑等色。

魏曕从前殿忙完回来,就见后殿寝殿里挂着一溜崭新的龙袍,显然是在等他试穿。

魏曕看到那几套红袍,眉头就皱了皱。

殷蕙太熟悉他的穿衣品味了,二十来岁就只爱穿黑色,有闲情逸致的时候才会穿几次鲜亮的颜色哄她欢心,这两年为先帝守孝,他不是穿黑就是穿白,再加上一张冷脸,活像个黑白双煞,殷蕙都难以想象大臣们每日拜见他时是什么心情,尤其是那些不了解魏曕的新官,回句话可能都要战战兢兢吧。

“本朝以红为贵,父皇也爱穿红色,如今正逢太平盛世,你穿得鲜亮些,臣民们见了也欢喜。”殷蕙走到他面前,一边帮他更衣一边鼓励道。

魏曕想起父皇确实爱穿红色,父子几个狩猎或征战时,他也会习惯地去寻找那抹红色身影。

“你要是真不爱穿,那就少穿几次。”见他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殷蕙放柔了声音。

魏曕并不是抗拒红色龙袍,只是他刚刚除丧,马上就穿红袍,不太合适。

“先试试吧。”他握了握她的手。

殷蕙就取了一套红色龙袍过来,帮他穿上。

按理说这都是小太监或宫女们的活儿,可魏曕就爱与她单独待着,宫人们都退到了外面,那就只好殷蕙围着他转来转去了。好在魏曕长得俊,身材也修长挺拔,穿什么衣裳都好看,殷蕙打扮他也打扮得赏心悦目的,如果魏曕变成个大胖子,那殷蕙可懒得再亲自动手,直接叫宫人们进来伺候就是。

魏曕自己系腰带时,殷蕙没忍住,手在那劲瘦的窄腰处摸了摸。

魏曕回头看过来。

殷蕙若无其事地走到他对面,像个绣娘那般一本正经地打量起来。

红色喜庆,魏曕本就面相年轻,现在在穿上这身红色龙袍,瞧着也就刚刚三十岁。

如此英姿勃发的新帝……

想到一些小宫女窥视魏曕的视线,殷蕙撇了撇嘴。

魏曕见她先是一脸欣赏,这会儿又不高兴起来,问:“怎么了?”

殷蕙哼道:“你这一除丧,大臣们就该操心你的后宫之事了吧?”

魏曕闻到了醋味儿,笑着走过来,将她拉到怀里抱着,捏着她的耳朵道:“随便他们如何操心,我不要,你又何须计较。”

殷蕙掐了掐他的腰:“你这样,太容易叫人惦记了。”

魏曕就知道她刚刚那一下是故意摸的,握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身上,低声道:“惦记也白惦记,都是你的。”

除了她,别的女子见都见不到。

殷蕙满意了,被魏曕轻轻松松抱起来的时候,她也没有介意现在做这个是否合适。

魏曕就像一坛酒,年轻的时候品起来辛辣刺激,辣得叫人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