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挪威战役的谢幕5

“弹药库,报告损失情况,火情严重吗?喂,喂喂”。

话筒对面一阵静寂无声

“立即向主炮塔群下的弹药库注水,快”。

福比斯上将转头向舰长大声的命令道:“看来情况十分的糟糕,德国人那枚鱼雷估计给我们造成的损失不小,但是无论造成怎么样的损失,我们都要尽全力的保证弹药库的安全”。

皇家海军上将的话刚说到这里

“司令官阁下,鱼雷,右舷发现鱼雷,它们正对着我们冲了过来”。站在右侧一边了望塔上“纳尔逊”号战列舰上的大副突然疯狂的扯着嗓子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上帝啊那里又有了有三条鱼雷,不,是四条,五条上帝啊!我数不清了”,大副继续用那难听至极的破嗓子在那里无休止的嘶吼着,声音中却不自觉的开始透露出一股绝望的讯息。

“在哪里?”。

“纳尔逊”号的舰长一步跨越到舰桥右舷位置向着海面上惊慌的望去。一时间舰桥里所有军官都蜂拥而上跑到瞭望台上紧张的注视着海面,他们一边搜索着海面,一面紧张的叫喊着。

现在舰桥中间唯一剩下的就是舵手一个人,这位年轻舵手哭丧着脸,无力的抱着舵轮用颤抖的声音叫喊道:“舰长,现在我应该向哪个方向转向,请您快下达命令吧”。

“纳尔逊”号战列舰的舰长现在的脸色也没有比那位年轻的舵手好到哪里去,他看着距离自己战舰不到500米的海面上纵横交错着十几条鱼雷的尾迹,那些雪白反正浪花的尾迹在正午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钻石般的光彩,但是却如死神般向着“纳尔逊”号庞大的舰体方向飞速的延伸过来。

舰长艰涩的望着这一幕,脸部已经痛苦的扭曲起来。家中娇妻稚儿的面孔象闪电似的从他眼前一闪而过,自己曾经发誓要一生守护着他们,他感觉心脏犹如被刀绞般的疼痛

这时候甲板上很多水兵们也同时发觉了飞速逼近的死神,甲板上登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舰长”。

舵手再一次的呼喊将他的思绪重新拉回到现实。“没有时间闪避了”,他头脑中顿时清醒了许多。他想起自己还承担着这条战列舰舰长的职务,只要他还是这艘战列舰的舰长,他就要为这艘战舰上所有的舰员负责。

“只能碰碰运气了”。

舰长嘴中小声呢喃了一句,接着大声一连串的命令道:“左满舵,立即鸣响碰撞警报,命令底舱所有人员赶快撤离,甲板人员各自寻找隐蔽位置”。

“遵命,舰长”。

身旁的大副飞快的冲向通话筒。几乎是同时,刺耳尖利的碰撞警报声立即在“纳尔逊”号战列舰的上空回荡起来。

甲板上的舰员们飞快的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隐蔽所和舱室,其实现在大部份水兵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状况,他们只是跟随着众人盲目的跑着。

但好在英国皇家海军平时的训练严格,这时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