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舰炮巨大的轰鸣声隔着厚实的舰桥装甲听去非常沉闷,巨炮齐射时产生巨大的动力使得战列舰那庞大无比的舰体都为之颤抖起来。

福比斯将对于那些威武的战舰巨炮感到非常满意,这才是大英帝国的骄傲。日不落帝国只要还有这样的巨炮,那它就永远不可能被敌人击败。

现在自己的舰队没有敌军的明确坐标,缺少详细确切的情报,但自己的战舰在开始的较量中依然占着风。

那些可怜的德国人肯定也明白他们所处的劣势,他们那些步兵炮和坦克炮的火力想与自己的战舰炮火一较长短显然是妄想。所以到现在德国人已经忍受自己战舰炮火的三次齐射,却连一点想要还击的迹象都没有。

对于德国人这种怯懦的作战方式,海军将得意之余又有点郁闷的感觉。

对方明显是想保护陆军炮兵阵地的位置,他们隐蔽的又很好,这样就害的将先生只能采取最笨的方法,用战舰炮弹一寸寸的将那些海岸土地重新翻犁一遍。

“好,就这样慢慢的打”。

皇家海军将嘴中小声呢喃道。说着,他转头向威尔斯道:“德国人看来是想保存他们的实力了,如果他们始终不愿意还击的话,我们就只能浪费一下炮弹,就这样慢慢的与德国人耗一段时间好在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行动还算比较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岔子”。

“是的,司令官阁下”。

威尔斯中将愁眉不展的回答道。他迟疑的道:“可是我怀疑德国人是否有其他的什么诡计?”。

“诡计?”。

福比斯将眉头扬了一下,脸色严峻的道:“是啊,我也很担心那些在外围的德国潜艇。威尔斯,你知道的,那些东西要是现在缠来会很讨厌的

现在我们的战舰监测到德国潜艇的什么动静没有?”。

“还没有,司令官阁下”。

海军中将参谋长轻微的摇了摇头:“刚才反击号到是汇报说对方潜艇有向我们舰队靠近的迹象,“暴怒”号航空母舰刚才已经起飞两架战机去做侦查了”。

福比斯将正是点头听着参谋长的汇报,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咚咚”的跑进纳尔逊号的指挥室。

“司令司令官阁下”。

看着将惶失措的参谋军官,皇家海军将先生眉头紧蹙的沉声训斥道:“慌什么,你还算是大英帝国光荣的海军军官吗?”。

“是的司令官阁下”。

年轻的皇家海军参谋一脸羞愧的轻声道:“可,可是,司令官阁下,刚才我们的雷达侦测到从挪威腹地方向飞来大批的飞机”。

“什么?

大批?你们没有看错?”。福比斯将一脸惊诧的问道,说着,他向自己的参谋长看了一眼。

“司令官阁下,应该不会错,我刚才就在怀疑德国人为什么会这样乖,他们不可能会那么好心的放我们的陆军那么安稳的撤离这个区域”。

“能预测到德国的飞机大概多久能到吗?”。

皇家海军将相当沉稳的向参谋军官问道。

“估计最多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就会到达我们这个区域”。

面色看起来沉稳的福比斯将其实额头已经隐现汗珠,他暗中一咬牙,快速命令道:“拉响战斗警报,让两艘航空母舰的战斗机赶快起飞迎敌。另外通知驱逐舰编队,暂时不要管陆军部队了,我们离开港口,向公海撤离”。

威尔斯中将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感觉颇有些为难的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

福比斯将看了看舰桥里略有些慌乱的海军军官,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他神情断然无比坚毅的大声对着一旁的海军参谋怒吼道:“还不快去传达我的命令?”。

命,司令官阁下”。

海军参谋军官象来时一样小跑着离开了指挥室,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高贵礼仪了。

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很快的在空响起,福比斯将举起望远镜打量着纳尔维克港口方向。他发现这时的港口已经变成一团乱麻。

随着旗舰发布的撤离讯号传达到那些港口的驱逐舰编队,刚才还十分安静的各个驱逐舰已经快速的启动了各自的动力装置。现在他们各自粗大的烟囱里又重新冒出一股股浓厚的黑烟,周围的海水也被推动的慢慢沸腾起来。

“大家赶快向后面撤离,快,我们要开船了不要在了,这样我们谁都走不了”。

海军少校韦克沃尔扯着嗓子嘶哑的大声叫喊道。他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可是向着战舰拥挤的人群丝毫没有将他的喊话听进去,依旧不顾一切的向飞奔着。

“收舷梯,快将舷梯收起来”。

站在舰舷甲板负责指挥协调的皇家海军中校拉姆齐大声对着舰桥方向喊道,他知道再这样耽误下去,他们这些在港口的驱逐舰编队的下场将会极为悲惨。

身旁的海军参谋轻轻的拍了一下拉姆齐中校的肩膀,指了指舷梯人流涌动的人群。那些负伤的陆军士兵正被其他人搀扶着,缓慢的在战舰的舷梯“蹦跳”准备登战舰。

拉姆齐额头大滴的冷汗淋了下来,象这样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他抬头拿起望远镜向远处的战列舰编队看去,那些大型战舰也已经启动马力。隔着老远的距离,海军中校都仿佛能感觉的到那些大型战舰大功率透平压缩机与高压油泵怒吼的咆哮

随着舰队司令官的紧急战斗命令,“暴怒”号与“皇家方舟”号的战斗机正在一一快速起飞。

与前期英勇就义的“光荣”号航空母舰一个级别的“暴怒”号满载战机36架,加“皇家方舟”的满载60架,总共只有96架战机。

为了这次的战斗,皇家海军将率领的全部都是大英帝国最为先进的“喷火”式,“飓风”式单座战斗机与“无畏”式双座战斗机。

那些老款的“哈德逊”轰炸机,双翼“箭鱼”鱼雷机,甚至连侦察机他都一架没带,皇家海军将先生就是指望帝国这些先进的战机能控制住海岸空的制空权。

“德国人的战机来了,他们在高空”。

指挥所中一个年轻的皇家海军军官的声音略微显得有些发颤的喊叫道。

福比斯将回头狠狠的盯视了对方一眼,之后他回头拿起高倍望远镜想观察一下,可是他的视线被舰桥舷窗的防弹钢板给挡住了。

福比斯将放下望远镜,打开舰桥的侧门走向舰桥一侧的观察平台,准备用架在那里的大型观察望远镜好好观察一下德国空军的战斗机群。

可是当他出去之后抬头打量的时候,海军将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空中已经密密麻麻的飞来了成群结队的大批德军飞机,将十分熟悉的e109,e110,J7一概应有尽有

“帝啊,真是壮观”。

福比斯将嘴中还轻声呢喃了一句,突然他象是反应了过来,朝着舰桥中大声叫喊道:“快,快,立刻启动马力,我们向公海蛇形机动撤离”。

网.欢迎广大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