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高中篇:仲夏夜之梦(TheEnd)

今年S大新生报到日,又是一个燥热的艳阳天。

学生宿舍楼少有地完全开放, 不禁进出, 方便新生家长们帮新生搬送行李。

女生寝室2号楼。

穿过阴凉清爽的大堂,拐进长廊,手边遇上的第一间寝室木门上拿红漆漆圆滚滚的三个数字:104。

寝室木门半掩,宋晚栀推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进门时,房间里另外三个女生已经到了。其中一个抱着水杯靠在玄关旁,背朝门外正说得手舞足蹈。

“新生群里都在传呢,说他女朋友就是我们这届的!”

有个戏谑带笑的女声在宋晚栀看不到的寝室里面响起:“啊,那今天岂不是S大附中少女梦碎之日?”

“Nonono,”玄关的梨花烫女生摇摇杯子,严肃纠正,“如果是真的,那可是P市少女梦碎之日。”

“有人来了。”一个冷淡女声插入。

循着这句,宋晚栀缓步停下的视野里,三个神色打扮截然不同的女生纷纷或扭头或探身地露了脸。

四双眼睛互相试探着,做了一遍自我介绍。

宋晚栀将自己的小行李箱推进门内,放到唯一的空床下。

之前靠墙的女生,也就是王意萱好奇地凑过脑袋来:“你只带了一个小行李箱吗?”

“其他的行李在后面。”宋晚栀示意了下门外,“大概是还没搬卸下来。”

“喔喔,你家长来送你的是吧?”

宋晚栀迟疑了下,脸颊微红:“不是家长。”

“嗯?”王意萱抬到一半的水杯好奇停住,“那是什么?”

与此同时,寝室门外一阵骚乱——

“104,那是106,你四六不分么?”

“靠,明明是箱子太高挡住视线了!江肆你大爷的也太没义气了,我可是来给你女朋友搬家当苦力的,你还嘲讽我!”

“行,苦力大爷,”门板也没遮住那人压得低哑骚气的笑,“进吧。先敲门。”

“&*%¥#……”

在104寝室短暂的几秒死寂里。

“笃笃。”

房门被听话地叩响了。

要去洗手间的邢舒没表情地拉开门,然后直接进到洗手间里。

抱着大箱子摞小箱子的元浩和扶着两只大行李箱的江肆就前后从门外进来。箱子被宋晚栀示意着放在她的床位下面。

到江肆将两只大行李箱归拢后直身,房间里仍是安静着的。

站得最近的王意萱瞠目结舌,一眼不眨地望着江肆。

江肆停了两秒,略微挑眉,他倾下上身靠向宋晚栀,嗓音压得低低的:“难道,我进来以前,你们正在说我的坏话?”

宋晚栀想起进门后扫入耳中的那几句,眼神微动就有点恍然,但她没说什么,只轻声转挪重点:“女生寝室,你还是别留太久吧?”

江肆轻眯起眼:“用完就扔?”

宋晚栀想了想,乌瞳染笑:“明天中午请你吃食堂。”

“明天?”江肆眼神都危险了,“那今晚呢?”

“你和元浩学长一起吃吧。”

“?”

江肆被宋晚栀半推半哄地送出寝室,最后停在门外墙旁,长腿抵着门。

宋晚栀无奈:“我要关门了江肆同学。”

江肆低哼了声:“叫元浩都是学长,到我这儿就是同学了?”@更新最快,x#s#6#3#.#c#c

“你和他们又不一样,”宋晚栀脸颊微热,干脆清亮着眸子仰他,“你要怎么样才肯走,说吧。”

“随我说?”江肆眼尾微微挑起来。

宋晚栀差点让他蛊进去,第一时间转开眼:“…我不一定答应。”

“啧,”江肆抬手捏了下宋晚栀脸颊,“第一个条件,明天开始至少有一顿正餐要陪我一起吃。”

宋晚栀犹豫了下:“嗯。”

“第二个条件,每天再答应我三个条件。”

宋晚栀:“?”

被女孩乌黑澄净的眼眸恼生生一睖,江肆就忍不住哑然地笑,他捏过女孩脸颊的指腹轻缓地滑下去,勾抬了她下颌一下。

“第三个条件,”江肆凑近,哑声,“亲我一下。”

“?”宋晚栀往后一躲,“人来人往的,江肆你,你注意形象。”

“他们又不认识你,至于我,”江肆头都没回,低声就笑了,“我就只要栀子,不要形象。”

“!”

女孩雪白的脸颊被情绪染得嫣红,乌黑的瞳也浸得湿潮。

直等到某个间隙,江肆身后的长廊上没旁的人影,她拽着江肆的线衣领口向下一扯。那人毫无反抗地勾着唇含着笑顺从低身。

宋晚栀攀着他颈后,在他唇上飞快地吻了下。

然后脚跟落地,一秒后,房门怦然合上。

“……”

对着紧闭的房门,仿佛能听见靠在门内的女孩急促的心跳,江肆咬了下唇侧,笑着插兜转身走了。

长腿踏下寝室楼梯,江肆披着一身目光,停到久等的元浩身旁:“走了,陪你们打球。”

“嗯?今天心情这么好?”元浩刚一回头就被闪了下,“靠,知道你终于能贴着女朋友了,但你丫能别笑这么骚吗,跟那什么似的。”

“哪什么。”江肆确实心情极好,半点计较的意思没有。

元单身狗更加不爽,故意激他:“会所少爷,喜迎金主。”

江肆停了一两秒,蓦地笑了:“是差不多。等了两年,金主终于上门了。”

元浩悻悻道:“那您江大少爷还得倒贴,这鸭做得多赔啊。”

江肆轻描淡写地接了:“为爱做鸭,乐意。”

元浩:“?”

·

开学当晚就是S大的新生欢迎庆典。

事实证明,即便是S大这种百年学府,新生典礼也很难搞出什么与众不同的特殊花样。在经历过一轮又一轮的校领导致辞后,会堂里的新生们已经开始梦回令人困倦的高中课堂,话筒里收录的高低音像是被转换成了催眠曲,越发困从中来不可断绝了。

直到一声清脆的报幕——@更新最快,x#s#6#3#.#c#c

“下面有请20XX届自动化系一班,江肆学长,代表校学生会全体成员作新生欢迎致辞。”

台下一静。

随即成片涌起哗啦啦的掌声浪潮。

会堂某个角落,宋晚栀同时接收到来自三位室友的目光洗礼。

王意萱坐在宋晚栀身旁,经过一个白天她已经和宋晚栀熟络了许多,此时悄咪咪猫过上身,在如潮的掌声里问:“晚栀同学,感受到来自你男朋友的迷弟迷妹们带来的压力了吗?”

宋晚栀那点困意都被这阵掌声拍没了,于是认真点头:“我会努力的。”

“?”

王意萱懵了几秒,扭头:“努力什么?”

宋晚栀望着那个站在台上中央的青年,语气轻而坚定:“我会成为和他一样优秀的人。先从这学期拿到专业第一的目标开始。”

王意萱:“…………”@更新最快,x#s#6#3#.#c#c

王意萱:“???”

嘀咕着“果然拿得下江肆的也不会是什么正常人类”这样的话,王意萱心情沉重地缩了回去。

宋晚栀的耳边回到安静,整个会堂里只剩那一个人的声音缭绕身周。或高或低的,宋晚栀听得无比专注,望也聚精会神。

只是不可抗拒的,从某一秒开始,宋晚栀的视线慢慢模糊起来。

像是一脚踏空,她跌进了某个夏夜的梦。

那是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梦。

梦里的一切栩栩如生,以至于醒来的那几十秒里,她只是茫然地睁着眼睛,像庄周梦蝶似的无法分辨哪边是真实哪边是梦境。

直到台上那熟悉的声音低缓地诵起某首英文诗。

恍惚如高中某个夕阳迤逦的傍晚,在安乔中学一角的花坛后,她抱着长裙枕着膝盖,听那人翻着泛黄的书页,用好听的嗓音给她轻轻诵读。

……

Andeveryfairfromfairsometimedeclines。

(一切芳华终将消残。)

Bychanceornature\'schangingcourseuntrimmed。

(被偶然或者命运修剪。)

Butthyeternalsummershallnotfad。

(但你的长夏永不凋歇。)

……

Solongasmencanbreatheoreyescansee。

(直到最后一个人类的生命尽头之前。)

Solonglivesthis,andthisgiveslifetothee。

(这首诗将与时光,也与你长存。)

低而磁性的声线收住了最后一句古英语诗文。

会堂寂静。

王意萱回神,悄然凑过来:“晚栀,你知道江肆最后读的是什么诗吗?”

“莎翁的,《仲夏夜之梦》。”

宋晚栀轻声说。

像是某种心有灵犀,她隔着半个会堂,朝台上望去。

而江肆也在诗文的最后一刻复抬眼,于无数人间,他仿佛只望见那一个女孩。

停了几秒,他一笑,低声重复。

“栀子盛开的长夏,将永不凋歇。”

******

平行世界《高中篇:仲夏夜之梦》

TheEnd.!!!!

曲小蛐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破茧》第 84 章 全文完

《求魔》第 114 章 温雪(1-4)

《春日狂想》第 56 章 狂想

《银河坠落》第 71 章 高中篇(The End)

《他最野了》全文完结

《湛蓝》第 11 章

《偏执狂的心尖宠[重生]》第 16 章

《她那么甜》第72章 第 72 章

《见鬼》第 124 章 124

《他那么撩》第 93 章 93.最后一个番外

《他那么狂》第74章 最后一个番外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第 92 章 小豆芽儿番外

《校服绅士》第 70 章 番外

《妄与她》第 81 章 完结章

《别哭》第 108 章 父母爱情

《咬痕》第 100 章

《吻痣》第 101 章

《鹅子,等妈妈捧你!》渡我(终章)

《你胜人间》第 84 章 番外十二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