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重要情节回顾:

第一回,叶墨兰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在南国帝城,宁王与端木墨兰小女娃第一次偶遇:

碧湖,一艘7层游船,行驶而过……

站在游船高处的南国战神,宁王,满目好奇的看着那艘小游船上的小娃娃。

南国宁王,南国当今皇帝之弟,南宫宸宁,从14岁开始镇守边疆,当年29岁(距离如今又过去了好几年),战功赫赫,功高盖主,手握重兵,掌南国兵权握虎符,此番宁王入帝城,是为参加每十年一次的皇家祭奠和祭天仪式。

这是南国皇族的习俗,皇室成员皆需参与。

宁王对身边的男子道:“幻镜先生,你看那小女娃如何?”

幻镜先生直视片刻,道:“奇,且,贵!”

宁王笑道:“凤目主慧主贵,清奇者更甚之……小女娃的眼睛分外漂亮!”

幻镜先生,戏言道:“宁王莫不是要为你家世子选妃?世子今年已年满15岁,也是时候考虑世子妃人选了?”

宁王笑道:“幻镜先生何时对我儿子的婚姻大事上了心?”

幻镜先生淡笑:“提一提而已!”

宁王笑着说:“我倒是期望,幻镜先生能收下熙儿为徒!”

幻镜先生淡笑清风:“机缘不够,强求不得!”

……

第二回:秦江安即将要抓到小娃娃时。

站在高台阁楼上的南宫宸宁,差点飞身而下……

同时,叶墨兰脚下弹跳而起,身形一闪,顺力借力,一个翻身,伸出手,用的是战场上对敌最实用的擒拿术,扯着秦江安手臂一个猛摔。

秦江安便被8岁小娃娃撂翻,趴在地上,痛苦的张大嘴一时半会叫不出声。

南宫宸宁稳住脚步,勾起唇角一笑,饶有兴致的继续旁观……

纨绔中,自有与秦江安关系较好的公子。

连续几人上前对着小娃娃叫嚣,毫无意外的,连续一个一个被小娃娃撂倒在地。

其余人对着小女娃放下狠话,纷纷跑了。

叶墨兰心中暗道:好在这些人不是蜂拥而上,傻啦吧唧的一个一个上前一对一的交手,不然就自己这小身板,小力气,还真有可能不敌?

这丫反应迅速,知晓此地不宜久留,拉着250,匆忙逃离。

南宫宸宁心中好奇:“小娃娃是哪家的小孩?”

于是宁王吩咐属下去查,没想到,属下居然跟丢了,要说这属下轻功了得,怎么就把小娃娃跟丢了呢?

……

第三回:宁王府世子南宫熙内心汹涌澎湃,思绪乱飞,纠结怎么与小娃娃搭讪?又急忙去照镜子……明明很自信的人,此乃反常。

折腾够了,才发现小娃娃已经不见了!

南宫熙唤出所有暗卫:“快!快找,头顶一朵向日葵的小女娃……”

众暗卫领令……

然而,叶墨兰在大街被一群马蜂追得抱头逃窜……只得摘掉头上漂亮的花花……噘着嘴,正在啃一串糖葫芦。

……

第四回:银显淩为了保护叶墨兰,一边与这些黑衣死士交手,一边躲闪,可惜不能暴露自己的修为,避免之后麻烦,便也只能以躲避为主。

完全看得出,这些黑衣人不是死士就是身份显贵之人的暗卫。

双方激烈打斗,黑衣人数量太多,银显淩连续退避,无意间,两个黑衣人甩出长链铜锤,想必这铜锤足有千斤重,硬生生的破开屋顶一个大窟窿……

银显淩连续躲闪其它几个方向的攻击,只能把叶墨兰护在身后,腾出手与敌抗衡。

叶墨兰脚下不稳,从屋顶破洞,华丽丽的掉进一间房屋内,奇葩的落在一堆肉上,这丫第二次从屋顶掉落还是没被摔死。

然后,叶墨兰睁大眼睛便看见,一男一女,这是正在行房事,女人娇媚的脸看上去只有十几岁,因为女人在最下方,被叶墨兰这么一砸,女人已经昏死过去……

抬眸看见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男人脸……叶墨兰一股子怒气涌上心头!

只听见8岁小女娃叶墨兰一声怒嚎:“夜陈宸你无耻!居然又背叛我!”骂人还不够,瞬间伸手扇了男人两耳光!

叶墨兰怒啊!夜陈宸与雪渺的事还没完,这又多出一个女人……

男人完全愣住了!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时间不过一瞬间。

银显淩飞身而下,捞起叶墨兰,又飞走了……

男人的声音:“等等……”

银显淩自然不用理会。

被银显淩抱着飞行的叶墨兰此时被夜风一吹,脑子才清醒过来,自己刚才看见什么了?自己动手打人了?啊?刚才那个人是谁呀?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夜陈宸……心中无限懊恼!

……

第五回:十几天后,叶墨兰与银显淩,意外的在原本应该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遇到一群人,他们人数大概四五百人,估计一路上已经死伤了不少。

叶墨兰愕然一愣!

显然,对方也很吃惊!

南宫宸宁,立即下令:“都别动手!本王先问他们!”

叶墨兰眼角抽搐:“我们好像见过一次?”是啊!上次叶墨兰从房顶掉下去,就看见过这个长相跟夜陈宸一样的男人,当时认错了人,伸手给了他一耳光,然后就被银显淩抱着飞走了。

南宫宸宁眼角同样抽搐,对小娃娃道:“本王见过你几次,这已是第4次!”回忆起,在碧湖,夜市,以及莫名其妙被小娃娃扇了一耳光,原本以自己的身手能躲掉,但自己就是不信有人敢扇自己耳光?所以真的被一个小女娃扇了耳光……

叶墨兰才不管见过几次,只记得一次,因为初次见面印象极差,叶墨兰知晓他不是夜陈宸,毫无结识之意,冷哼道:“这深山老林,你们一群人来此干嘛?”

南宫宸宁,眉头一凝!心中不悦,从来无人敢用这样的语气与本王说话!这小女娃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但扇自己一耳光,还敢一而再的冒犯本王,可……还是按下恶气,道:“应该是本王问你们为何会到这深山野林?”心想,你一个小女娃怎能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这里的飞禽野兽看见这小女娃简直是美味……晕!我在想些什么?

叶墨兰眨巴眼睛,然后毫不忌讳道:“我们是要穿过这深山,潜入赤炎宫,为了到魔教赤炎宫的圣坛禁地去偷他们的镇宫之宝,朱莲子。”

天啊!这丫偷东西都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南宫宸宁眼角再次抽搐,真没见过偷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得人?关键她只是一个小女娃!敢扇本王一耳光,敢到赤炎宫的圣坛禁地偷东西!还敢直接承认偷东西?于是道:“你们要朱莲子干嘛?”

叶墨兰直言道:“我为了救我爱的人!需要朱莲子做药引,既然我都告诉你们我们要干嘛,那么你们出现在此是要做什么的?”

南宫宸宁本也是顶天立地之人,一个小女娃都有那么强的气势,自己也不用遮掩,道:“本王带人潜入此地,也是为了从这里潜入赤炎宫,赤炎宫的圣坛禁地夺得他们的镇宫之宝,血莲池里守护朱莲子的赤火蛇的内丹,为了解除本王义妹所中的毒。”

宁王口中的义妹正是端木婕,当然,叶墨兰不知道。

端木婕中毒,是欧阳巅峰看端木婕不顺眼,下得毒,原本无解,但端木婕有这么一位厉害得逆天的义兄宁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叶墨兰笑道:“不错!反正大家都是贼,那就不用干涉,各偷各的吧!”

……

第六回:叶墨兰呛咳:“咳咳咳……咱们才见过几次呀?你怎么可能就爱我?太奇葩了!”

尹楷焦急道:“我一直是你的人,生生世世都是!瑶瑶,慕容清是不是根本没告诉你?上一次,慕容清带着你到南国玩,你们在返回咱们桑国的路途遇险,你沉睡后,我领着人抵达边境接应你们,当时……因为瑶瑶与敌人拼斗陷入昏迷,情况很糟糕,打斗耗损了你(月之瑶)的元神灵力,为了帮你补充元阳,我与慕容清便与瑶瑶圆了房……之后,神宫便把你接回冰山修养……慕容清他以前嫁过八公主,已经失去元阳,当初……我可是一直等着瑶瑶,没有嫁过其她人……”

汗!之前任参告诉瑶王说尹楷失了守宫砂,不能参加选秀!原来如此!

这也特么太扯了!

叶墨兰平复心绪,这才缓缓道:“对不起!我之前真不知晓!只不过,我们不熟!你还是先放开我!”

尹楷自然不愿!想太久了!

这天根本没法好好聊了!

叶墨兰的忍耐有限!

于是!一个跑,一个追!两人继续在房顶上演绎追赶游戏……

谁知?

叶墨兰粗心大意的,不小心从房顶的一处,天窗,掉落下去……

好巧不巧的?

叶墨兰砸在人家身上!

汗!

一看!

呜……“宁王?”

再一看!

这是宁王的床!

再一瞥!

端木婕!

这也太扯了……叶墨兰这是第二次从屋顶掉落,撞上宁王与女子……办事……

……

世界轨迹异变重点:

从预言娃娃口中获知未来世界发展的南国宁王,南宫宸宁,必然要把当今南国三皇子南宫文昊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当前,南国太子与三皇子争斗激烈,宁王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

南宫宸宁是个多疑之人,也不会被预言娃娃牵着鼻子走,所以决定亲自到挖出预言娃娃的预言村古潭一探究竟。

正巧,慕容清,桑槐,要到预言村追赶瑶王,所以,便结伴到此!

南宫宸宁看见因为桑国瑶王等一行人的出现,太一雪漠居然撤走?心中有些疑惑?便避开众人,询问预言娃娃:“桑国瑶王的前事后事以及此人将来的生平?”

预言娃娃摇头,道:“查无此人!”

汗!

这个世界早已书写好的轨迹之中,根本没有瑶王这个人!

……

江湖地位:

南国梅花山庄,桑国慕容武林世家,燕国北冥宫,昆仑幻镜,齐名。

南国梅花山庄剑术以及内功排名第一。

桑国慕容世家集合武功各路绝学。

燕国北冥宫势力范围覆盖燕国北部,属于秘宫的存在。

昆仑幻镜据说是西王母道场。

咦?明明是武侠世界,西王母怎么冒出来了?

足以说明昆仑幻镜的至尊地位。

……

然而:世上只有一人,幻镜先生,才知晓,原本的武侠世界,根本不该有昆仑幻镜的存在!

方外之士聚集之地的昆仑幻镜,本质上与武侠世界完全不同,格格不入。

缘由:境界之主心爱的仙侣需要在这个世界历练成长,打怪升级,所以,境界之主分出了一缕分魂跟着心爱的仙侣一同入世保驾护航,为了维持,不破坏原本的境界规则,章程,境界主的这一缕分魂很弱,并没有开启太多的外挂,而且这一缕分魂投胎之后,他自己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份,他只记得一件事,就是为了护佑自己的仙侣端木婕,可以赴汤蹈火……

虽说,境界主的这一缕分魂,跑到世俗凡间,已经是身怀大运道,牛掰轰轰……但总之,就算只是境界主的一缕分魂,也不允许吃亏受挫,丢了境界主的脸面,既然是境界之主的私事,必然不允许发生任何意外。

幻镜先生便是因为南宫宸宁投生在这一世,俗世里才会出现一位幻镜先生,世上才会出现一个与武侠世界格格不入的昆仑幻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