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清与桑若惜,父慈女孝,叶墨兰自己在旁边坐下休息,打算默然旁观他们的举动。

这会儿,慕容清突然瞧见叶墨兰,顿时一惊,原本想要怒斥身边的侍从,这瑶王来了,怎么没人通报?抬眸看见四周无人,这才想起,刚才是自己顾及桑若惜的颜面,考虑着她要向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吐露些在八公主府所受的委屈,怕是让下人们听了去,有损桑若惜的名声,便打发了下人们,让所有人暂且退下……

至古便有,儿大避母,女大避父,的告诫!

更何况?桑若惜不是慕容清的亲生女儿。

当年,慕容清刚嫁进八公主府时,桑若惜是八公主13岁时与近侍所生下的长女,已经7岁,慕容清作为八公主的正夫,八公主所有儿女都得叫慕容清父亲,桑若惜的生父早亡,在公主府里没身份没地位,就连奴仆都要欺负她,慕容清见她可怜,便把桑若惜过继到自己名下抚养,从那时开始,桑若惜才有了身份和地位……如今桑若惜已经长大成人,纳娶了自己的夫郎与侍宠……

按照常伦,慕容清与桑若惜虽说曾经是名义上的父女,如今也需避嫌。

当前这情况:桑若惜被慕容清搂在怀中,桑若惜哭得梨花带雨……

被叶墨兰瞧见了,慕容清顿时感觉面红耳赤,十分尴尬!转念一想,是自己曾经抚养桑若惜长大的,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她也是自己的女儿,女儿受了委屈跟父亲哭诉,这根本没什么!

于是!慕容清不着痕迹的轻轻推开桑若惜,道:“惜儿,快来见过瑶王!”

桑若惜原本趴在慕容清怀里哭得专注,没看见有人进来!此时回头才发现一个大肚子女人坐在那里,她旁边站着一个样貌清俊得让人心颤的男子……

听见慕容清的话,桑若惜知晓这大肚子女人便是瑶王,对女人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视线便停留在男子脸上,有些舍不得移开……

看见样貌好看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陆榕,桑若惜心想,这么清俊的男子,莫非是瑶王的侍宠?瑶王能封王,不过是得了女皇的抬举,因为慕容清的关系,被慕容世家所扶持!别人不知晓,我(桑若惜)却是知晓缘由的,她以前不过只是父亲(慕容清)在外面养的外室而已……

旁白忍不住说:脑子呢?这些人啊!真是搞不懂?究竟哪里来的自信?也不动脑子想想?瑶王若真只是一个普通人?凭什么得了女皇的抬举?慕容世家的扶持?

人家桑若惜的自信还是有的,无论怎么说,桑若惜是八公主的女儿,正经的皇族血脉,自然看不起来历不明的异姓王,心里压根只以为瑶王运气好,得了女皇的青睐,得了慕容清的爱慕而已……

毕竟,当初,桑若惜没有被慕容清过继到名下之前,在八公主府里她什么也不是,有了慕容清这个父亲的名头,桑若惜才有了身份和地位,想当然的以为,瑶王是因为慕容清的关系,才捡了大便宜。

无论桑若惜心里怎么想?嫉妒的眼神只不过一瞬即逝,立即上前,对瑶王行跪拜大礼,恭恭敬敬道:“八公主府长女若惜见过瑶王!”

叶墨兰向来看人准,不是傻白甜,桑若惜表面对自己态度再怎么恭敬,刚才,桑若惜看自己的眼神,叶墨兰看出了她对自己的轻视,以及精确的捕捉到桑若惜对自己那一瞬间的嫉妒,那种眼神,叶墨兰再熟悉不过,因为曾经见过太多,穿越境界游历几百年的人,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么?

虽说叶墨兰有头脑,也有心机,然而,面对实力相当之人,凭实力说话!或是与自己差距太大的人,也不削于耍任何手段,嫌麻烦不是?

叶墨兰这丫,先天是个直性子!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不喜欢那些毫无意义的内院龌龊手段……若说内院争斗?无论怎么耍手段,无论多么厉害的心机较量,最终取决胜负的,不还是智商与实力么?

拥有实力是根本!有智商之人,不会轻易掉入别人设置的陷阱。

倘若是叶墨兰处于弱势之时,为了生存保命,才值得为人情世故多费些心思……

原本,叶墨兰的0性0情0冷,便也不用假装热情,便是对桑若惜,淡然道:“既然你自称八公主府长女,慕容清还是八公主的正夫时他便是你父亲!如今你们若是依旧以父女相称,本王个人而言对此是没意见!也不知是否符合桑国的礼制?”

桑若惜表现出一脸尴尬,露出胆怯,自怜自哀,脆弱无助,泪眼汪汪,求助似的看着慕容清:“父亲…我…我……瑶王她是不是不喜欢惜儿?”

慕容清慈父的模样,对着叶墨兰露出责怪的情绪,道:“墨兰,你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一日为父终身为父,更何况,惜儿是我抚养大的女儿,她自然一直是我的女儿,因为我离开了八公主府,惜儿在八公主府无依无靠,受了不少委屈,这才……”

叶墨兰不等慕容清把话说完,便道:“嗯?好吧!你慕容清既然如此说,便是你说了算!我只是来瞧瞧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你们随意!我就不打扰了!”说着便准备离开……毕竟,不关自己什么事,随便他们怎么样吧!看不顺眼,不看便是。

慕容清急忙道:“你站住!别忙着走!这是什么态度?惜儿既然是我的女儿,便也是你的女儿!哪怕作为继母,墨兰你也该大度些,接纳这个女儿,适当有些关心爱护才对!”

好吧!不得不说:慕容清向来霸道惯了!哪怕桑国是女尊国又怎样?以前,慕容清在八公主府内,就是这位正夫慕容清说了算!如今,在这瑶王府也是这位正王君慕容清说了算!瑶王一直以来是个夫管严。

因为早已习惯,在桑国,内府之事,原本也该是正夫说了算!

但今儿的事,慕容清做得是不是太过了?太理所当然了?

叶墨兰依旧淡淡的语气:“本王没有这么大的女儿!我的孩子还全部都在肚子里!”便转身离开……

慕容清原本要立即去追叶墨兰解释……

桑若惜抓住时机,抱着慕容清的手臂哭泣:“对不起!父亲,都怪惜儿,都怪惜儿……惜儿不该来打扰父亲如今的生活……”

这下,慕容清为了安抚伤心欲绝的女儿桑若惜,便不好再推开她去追瑶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