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哭笑不得

俞宛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干净很舒服的床上,房间不奢华,但洁净雅致,可看出主人是个很讲究生活品位的人。墙上的字画,案上的根雕,茶几上的水仙,无论式样或色彩都搭配得恰到好处,让人赏心悦目。

揭起被子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雪白的丝袍,襟口处绣着绿萼梅。拾起枕上的一辔发丝,光滑柔顺,泛着隐隐的桂花香。俞宛秋不信邪,又扯开睡袍的衣带,揪起胸前的肚兜看,红色的丝缎,上面赫然是鸳鸯戏水图。

这下所有的迷蒙昏沉都吓跑了,俞宛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几乎寒毛倒竖。

她可以肯定这个地方从没来过,周围也见不得半个熟人,到底是谁,隐在暗处操纵这一切,而且这么了解她,对她的喜好、乃至日常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

白色、红色、宝蓝色的肚兜上绣鸳鸯戏水,对她和赵佑熙来说,具有很强的暗示意义。明确点说,这是他们夫妇之间的xing爱符号,月信期间她是绝不会穿的。那个把她从水里救起来的人连这个秘密都知道,未免太可怕了。

她在床边摸索寻找,果然发现了一根细细的绳子,应该是拉铃没错,忙重重地拉了几下。

两个绿衣丫环笑容满面地走进来,跪在踏板上问:“少夫人要起来了吗?”

她开门见山地说:“我想见你家主人。”

丫环似乎有些发愣,一个机灵点的回答:“少爷出门了,乔总管在前厅,要不要奴婢把他传过来?”

俞宛秋皱眉问:“你家少爷是谁?”

两个丫环的眼里竟然出现了同情之色,很有耐心地告诉她:“少爷姓程,讳忘尘,少夫人您姓何,讳净莲。”

俞宛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叫何净莲?”

真是见鬼了,一觉醒来,不仅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连名字都变了。要不是她熟悉自己的身体特征,还以为又穿越了一回。

两个丫环毫不迟疑地点头。

俞宛秋总算回过味来,似笑非笑地问:“你家少爷是不是对你们说,我因故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连自己的夫君也不认得了?”

丫环点头如捣蒜,脸上同情之色更甚。

俞宛秋叹了一口气,情知跟她们说什么都没用,索性从床上爬起来道:“你们服侍我梳洗吧,等拾掇好了,再把乔总管叫来。”

“是”,丫环之一伸手拉铃,门外立刻涌进一群丫环嬷嬷。丫环统一着绿衣青裙,嬷嬷则着蓝衣黑裙,连动作都很规范。比如,服侍她洗脸时,捧盆的、捧巾的、捧香膏的,在她面前跪成一排,间距、高度、动作整齐划一,比她东宫的侍婢不会差,显然事先经过了严格的训练。

梳洗完毕,丫环引她到隔壁房间,半人高的菱花镜,四周镶满宝石。丫环们依次打开梳妆台上的几个奁盒,里面尽是奇珍异宝,宝光璀璨,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再拉开墙边的大衣柜,每个柜子里都挂满了衣服,绫罗绸缎貂皮大氅应有尽有。如果俞宛秋不是来自素以富庶闻名的赵国皇宫,而是直接从沈府的山水园里被人掳来此地,准会目瞪口呆,有些“刘姥姥进大观园”之感。俞慕凡夫妇留下的那点财宝衣料跟这里的相比,根本上不了台面。

俞宛秋本着参观的态度,略略浏览了一遍后,随手取下一套衣服。丫环们小心翼翼地服侍她换上,然后扶着她走到隔壁的小花厅安坐,奉上参茶和各色小点。

没一会儿,外面通报说:“乔总管到了”。丫环打起帘子,就见一个中等身量的男人,头戴瓦楞帽,身穿蓝灰直裰,躬着腰走进来,低眉顺眼地跪在地上。

俞宛秋慢慢浮起了然的笑容,沉声下令:“抬起头来”

乔总管依言抬头,俞宛秋冷冷地说:“果然是你。”

乔总管伏地回道:“正是奴才,奴才给少夫人请安。”

俞宛秋放下茶盏,好笑地看着他:“你不是叫张顺吗?怎么改姓乔了?”

乔总管,也就是张顺,面不改色地说:“奴才之名本就是主子赐的,主子另赐姓为乔,奴才便姓乔了。”

“乔,不错,乔迁之乔”,俞宛秋轻叩把手:“你家主人的名字也不错,我猜,程是他的母性,忘尘是他的心境,对不对?”

张顺颔首道:“少爷说,少夫人虽然失却了记忆,但天资聪颖,很快就会明了一切。”

俞宛秋怒极而笑:“你家少爷真是神机妙算,可是我又恢复了记忆耶,我记得自己并不叫何净莲,相公也不叫程忘尘,你说怎么办?”

张顺依旧神定气闲:“少爷说,少夫人是被奸人陷害,用了巫术做法,有时候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这都是正常的。少夫人别着急,保持心情愉快,一切都会好的。少爷说,就算少夫人一辈子想不起他,一辈子不承认他是您的相公,您仍是他最钟爱的夫人。少爷对夫人之心,惟天可表,还求夫人明察”

“这话说得多好啊。可惜,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不是几句花言巧语能改变的。你家主子这般费尽心机,却是何苦来?”

“少夫人明白少爷的苦心就好。”

俞宛秋扶额叹息:“算了,跟你也说不清楚,你起来吧,去把他找来,就说我要见他。”

张顺谢恩起身,拱手回道:“少爷真不在家,一大早就出去了。他听说这边山涧里有一种小银鱼,通体雪白,寸许大小,肉嫩味鲜,最是滋补,山民称之为‘神仙鱼’。少爷怜夫人在江水中受惊着凉,想捉些来给夫人补身子。”说到这里还告诉她:“这种鱼如果拿到外面去卖,寸鱼寸金,极是贵重,山民贪利,不惜性命捕捞。稍微容易点的位置,早被捞光了,只有幽谷深涧里才有,若非少爷武艺高强,根本捞不到。”

俞宛秋无言以对,到此刻,她连出言调侃的兴致都没了,只是倚在玫瑰椅上生闷气。

张顺察言观色地问:“这些点心都不合夫人胃口吗?”

“是有怎样?”俞宛秋没好气地答。

张顺立刻躬身请罪:“奴才该死,这就让人重新换过。”

张顺指挥奴仆把点心撤下,俞宛秋继续坐在椅上发呆,脑子里紧急思考对策,偶尔向丫环打听几句,她们都一问三不知。

原来这群奴仆一年前就被乔总管买下,送到某个山庄封闭式培训。直到半个月前,她们才被送到这里,正式开始服役,进来后就只在庄内活动,采买之类都有专人。所以,她们根本不知道此地是哪里,甚至连山庄的名字都不清楚。

俞宛秋暗自思忖:看这架势,那人真要与世隔绝,要忘尘了。

只是你自己隐居就好,为什么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拖进来?面对张顺命人送来的一桌子新换的点心,和丫环嬷嬷的殷勤相劝,俞宛秋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到午时初刻,外面总算传来消息:少爷回来了,而且捉回了上百尾银鱼,少爷让人把鱼养起来,以后慢慢给少夫人炖汤进补。

俞宛秋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时有丫环问:“要不要传饭?”俞宛秋努力让自己镇定,然后吩咐:“传吧,请你们少爷过来,说我要跟他一起用膳。”

没多久,帘子再次揭起,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笑脸从帘后露出来,很自然很亲密地唤了一声:“夫人。”

为了消除紧张,俞宛秋端起茶水刚喝进一口,这下全都喷了出来,整个人咳成一团,面红耳赤,呼吸困难,差点当场噎死。

好不容易喘过劲来,她指着对面的人有气无力地说:“演戏别演得太过分了,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能力。”

那人在她剧咳时很是歉疚,手足无措地在旁边站着,这会儿又笑得十分自得:“夫人难道不懂,人生本是一出戏,若两个主角肯认认真真地演一辈子,戏,便是真实的人生。”

“你也说,要两个主角都肯认真才有戏唱,没有对手,那叫独角戏。独角戏一般是丑角演的,只配给正剧开场前活跃气氛。”

俞宛秋言辞刻薄,毫不留情,对方却浑不在意,表情一如既往的愉悦,自信满满地说:“有句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一方真诚相待,假以时日,相信那个三心二意的,终会感悟,从此收心,‘山中度余年,白首共偕老’。”

俞宛秋气得说不出话来。

丫环打起帘子,这回送来的是一钵牛奶白的浓汤,男人做了一个手势道:“吃饭皇帝大,甭管是什么事,也等吃过饭再说。这个银鱼得来不易,请夫人务必赏脸多喝点,祛祛江水里泡过的寒气。”

一面说,一面伸手要扶,俞宛秋忙闪身让过,拣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来。

吃饭就吃饭吧,她并没打算苛待自己的肚子,再说,要逃跑也得有力气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