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玉玺出现

俞宛秋没想到,才过了二十多天,她就在樊都再次见到了何绍文。

送何家兄妹去上京的人,是戚长生的手下,所以她知道这兄妹俩一到上京就得到了梁瑾瑜的召见,一个继续做宫妃,一个则改任礼部上卿。

虽然是降职,但靖既失旧国,迁了新都,梁瑾瑜又改元开泰,新纪元自当有新气象,将文武百官调职重组也是正常的。而且何绍文新政失败,让梁瑾瑜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铤而走险,差点兵败身亡,给何绍文一些处罚,难道不应该吗?并没有因此弃置不用,依旧是六部之首,在俞宛秋看来,梁瑾瑜已经算厚道了,何绍文不足三十之龄,以戴罪之身,就任礼部上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看何绍文那满脸气忿、一肚子怨气的样子,让原本俊秀的容颜都变得扭曲丑陋,俞宛秋惟有叹息,自家夫君对他的评价真准,似这般贡高傲慢,确实不堪留用。

何绍文心气高,人可不蠢,见他的一番抱怨没有引起表妹的共鸣,立刻打住,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呈上。

俞宛秋只看了一眼书名,就心知不妙,梁瑾瑜莫不是疯了?生死关头,还有心情玩这些名堂,嫌自己命太长,想激得赵佑熙立刻挥师北上,把他从那把还没坐热的龙椅上赶下来么。

不只俞宛秋,连何绍文都不知道这是张顺自作主张的结果。临战之前梁瑾瑜的托付,本来就是那主仆俩之间的秘密,何绍文只以为是梁瑾瑜自己抢印出来的,目的呢,自然是不甘心文稿就此埋没,想在临死前对俞宛秋做最后一次公开的表白。

哼,梁瑾瑜对自家表妹的心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朝思暮想,偏偏求之不得,无处用情,只好借着批注俞家姑父文稿的机会,跟美人间接亲近,以寄托相思。这人那,就是生得贱,到手的不稀罕,就稀罕那够不着的。靖宫里有多少美人,像他的妹妹若歆,何尝不是是大美人一个,眉眼间甚至有两分俞宛秋的神韵,最近却失宠了,唉。

此次离开上京,乘坐的马车驶过城门时,他有过一瞬间的犹疑:不知道他的出走,会不会让梁瑾瑜迁怒到他妹妹何若歆身上?转念一想,何若歆是他的女人,跟了他这几年,多少有些情份,应该不至于太过难为的。何况,就算他想带走妹妹也不可能,皇帝嫔妃哪有那么容易出宫的。

俞宛秋接过书后,只拿在手里略微翻了翻,就随手递给侍立一侧的知墨,然后招呼何绍文用点心。

何绍文很是失望,表妹对新书表现冷淡,并无愠怒之色,更无羞涩之意。如果她羞涩,说明她对梁瑾瑜并非全然无感,光是这一点就大有文章可做;若是她愠怒,那更好了,他千里迢迢带本书来樊都,就是为了激发赵太子夫妇对梁瑾瑜的怒火,然后他才有机可乘。

表妹如此无动于衷,何绍文反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踌躇良久,他朝大门口看了一眼道:“太子殿下还在议事吗?”

俞宛秋笑笑:“大概是吧。”

“殿下午膳会回来用吗?”

“不清楚,有时候回,有时候会留在那边招待部属。”

何绍文忽然感慨起来:“表妹好福气,殿下如此眷爱,成亲都好几年了,身边连个姬妾都没有。你表姐跟你就没法比了,梁瑾瑜后宫美女如云……”说到这里连连摇头,一副为妹子不值的样子。

俞宛秋实在厌烦跟他绕来绕去,半天都没说到正题,凉凉地回话:“梁瑾瑜没做皇帝前就是这样的人,表兄跟他相交多年,对他的脾性了解得一清二楚,为什么还要把若歆表姐送进宫呢?”

何绍文没想到会惹出这句话,仓促间只能辩解道:“她自己看上了梁瑾瑜,一门心思要进宫,并非愚兄献妹求荣。”

见何绍文脸都涨红了,俞宛秋知道自己的话戳痛了何大才子那颗骄傲敏感的心,马上说:“表兄别误会,宛秋并无此意,宛秋知道以表兄的能力和才望,根本不需要靠这种手段求得进身之阶。宛秋的意思是,既然若歆表姐一心想嫁,表兄乃是为了成全妹妹的心愿,二位求仁得仁,本无所怨。”

何绍文长叹:“人要是那么容易想得开就好了。”

俞宛秋便接口道;“表哥也有想不开的事吗?”

她本不欲过问,但遇到何绍文这种死要面子的人,只得自己先提起话题,要不然,他就一直坐着不走,她手头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

何绍文做羞愧汗颜状:“愚兄的事,想必表妹在这边也听说了吧?”

俞宛秋轻轻摇头:“真不知道,送你们去的人只负责让你们平安到达就回来复命了,其余均未提及,我也没问。”

何绍文再次红了脸,又不得不说明:“梁瑾瑜无缘无故把我降为礼部上卿,这倒罢了,官大官小我也不是那么计较,愚兄从来就不是那种看重虚名的人。可继任枢密使的,竟然是陈骅这一点让愚兄深感羞辱。陈骅此人表妹肯定知道,他跟周济一起被称为‘梁瑾瑜的左右护法’,其实以前就是个小混混,没读过几句书,连秀才都不是。”

俞宛秋放下手里的茶盏:“表兄这次来,难道是弃官出走?”

“正是”好歹说到重点了,何绍文语气激动起来:“姜子牙不遇明主,情愿在渭水垂钓。愚兄虽不敢与姜子牙相提并论,总比陈骅之流强一点,与其被个小混混压在头上,不如回老家垂钓耕读”

俞宛秋暗哂:你真有这份淡泊放逸,怎么不回兖州老家,跑到樊都来干啥?

话当然说得比较委婉:“遭逢乱世,能垂钓耕读,也是读书人的福田。”

何绍文再次大失所望,他会说出那番激烈言辞,无非是希望表妹能开口让他留下。在他看来,他的新政举措乃是旷古洎今最有效、最实用的济世经典,依此推行下去绝对能富国强兵。若赵国能给他一个施行的舞台,他一定会吸取上一次的经验教训,让新政取得巨大的成功。

他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和怀才不遇的悲愤从上京匆匆出走时,只带了一个小小的行行囊,里面除了银票和几件换洗衣服外,就是两本文稿:一本是梁瑾俞批注的《毓秀斋遗墨》,一本是他重新修订的《改制二十要》。

这就是他的“法宝”

一本用来激发赵太子夫妇对梁瑾瑜的恨意以及强烈的求胜心;一本则用来做他跻身赵国朝堂的敲门砖。他相信自己必能大显身手,再现当日在靖国朝堂上的辉煌,甚至,比那时候更风光。因为赵国的国力比靖国强得多,赵靖之争,赵国赢面大,靖国赢面小,有他在,赵国赢面会更大,他将会是新统一帝国的开国元勋。

可惜在表妹这边磨了半天,也没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半个月后,何绍文终于想办法见到了赵佑熙,把《改制二十要》呈给了他。

赵佑熙对他的革新举措倒是真欣赏,但也明确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接下来几年,朝政重心可能都会落在军事上。

何绍文被俞宛秋撂到一边冷落了好些日子,花钱找门路才得已拜见赵佑熙,早没了初来时那种“我乃旷世奇才,赵欲安天下,舍我其谁”的不可一世样,也不再做一步登天的美梦,很谦虚地表示可以在赵佑熙身边做个参事。考虑到他跟了梁瑾瑜多年,熟悉梁瑾瑜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套路,和牟翊等人商量后,赵佑熙最终留下了他。

俞宛秋知道消息后,笑着问赵佑熙:“他有没有老实一点?”

赵佑熙点点头:“老实多了,还是你有办法。”

俞宛秋道:“既然是人才,不网罗下来是我们的损失;至于傲气,磨磨就好了,他下次再翘尾巴,你只管磨,磨到他服服帖帖为止。”

赵佑熙恍然大悟:“难怪你以前一直不搭理我,想尽办法折磨我的,原来是为了把我磨得服服帖帖。”

“冤枉啊,我哪有折磨你?”

“你没有?”有人危险地眯起眼:“明知道我蹲在墙头彻夜守候,关紧门窗不肯出来相见的是谁?明知道我一走就是大半年,不肯跟我回南方的是谁?明知道我疯了一样不眠不休地找你,却躲在小牛家的破船上不吭声的又是谁?”

俞宛秋据理力争:“你又不派人上门提亲,谁好意思跟你走啊?”

赵佑熙咧开嘴:“原来你那个时候就盼着我上门提亲了。”

俞宛秋待要否认,门外传来曹大海的声音:“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宫外有人拿着一封短笺求见,说她家主人手里有一样宝物,二位殿下肯定有兴趣。”

短笺送上来,两人凑到一起看,只见上面写着:“若想得到传国玉玺,请到城东五里坡。”

两人互望了一眼,俞宛秋先开口道:“外面是有人说,梁瑾瑜把梁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传国玉玺。幸亏他走的时候随身带着原靖王印信,现在批奏折、拟诏书,还是用的那块。”

赵佑熙冷笑起来:“五里坡是吧?我亲自去会一会,他最好真有传过玉玺,要是装神弄鬼,绝不轻饶。”

俞宛秋担心起来:“还是派个人去,你别亲身涉险。”

赵佑熙安慰道:“别担心,一般人伤不了我的。事关传国玉玺,对方肯定会非常小心,见不到我本人,有也不会拿出来。”

俞宛秋没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