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儿飞,鸟兽鸣,荒草碧连天。

古老苍茫的山海大地,从死寂中焕发生机。

生肖正爬在石头上倾听,江渚说这样的大荒的声音特别的优美好听,那么他也觉得好听。

手上还拿着几只扑捉到的观赏巫蛊,他又有一点发愁,以前这样的观赏性巫蛊在游客之中特别的受欢迎,但是现在观赏性巫蛊数量多起来了,怕是以后不值钱了。

江渚也在观察着,时不时周围的树林中能听到一些响动,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能在不死民肆虐的时代生存下来的猎物,都谨慎狡诈得很。

走过去一看,一只豺狼一样的野兽正在追扑一只彩色的公鸡,发出呼啸山林的野狼的声音。

这才是真正的原始丛林啊。

当然,来自野兽的危机也变得高了不少,那野狼还没有跑多远,就被天空一只巨大的红翼蝙蝠吞食进了肚子中,然而螳螂捕蝉,蝙蝠还没有起飞,又被一条盘在山峰之上的巨大蜈蚣突袭,拖入了山涧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物种之丰富,之千奇百怪,让苍凉大荒表现出了它完全不一样的一面。

远古时代的古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坐落在大荒每一个角落,生存繁衍。

这些解封重新出现在大荒的上古物种可怕吗?

的确是可怕的,人类古国的数量也远不如远古时期了,但这些野兽的数量何尝不是如此。

野兽需要休养生息才能壮大,在它们壮大的同时其实也在为古国提供更多的食物资源,古国也会不断发展。

这是一个奇怪的生态循环,直到达到一种平衡。

走进山脉观看情况的何止江渚,大荒之上,无数的巫师猎人踏进山海之中。

他们这才发现,以前费劲力气都找不到的猎物,此时竟然敢“明目张胆” 地在丛林里面乱窜了。

这还得了,舔了舔唇,眼睛发光,拿起武器,狩猎了起来,他们这里毕竟不是玄圃丘,能到猎物哪还能忍得住。

新的时代,新的狩猎生活。

以前,大荒的人没有发展出来耕种文明,为什么?因为根本没有必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海之间丰富的物资,哪里需要他们耕种,拿起武器,总能狩猎到什么。

耕种,不过是因为物资短缺的一种舍近求远的生存方式罢了。

当然,他们也必须避开重归大荒的九天神鸟和山海巨兽,这些玩意儿可不能定义为猎物。

它们或是祥瑞之兽,或者是灾难之兽。

总而言之,伴随着新的丰富的资源的同时,也迎来了新的挑战。

不多时,江渚带着生肖回去,生肖抱着菜,腰间还挂了两只彩色的大公鸡,美滋滋,连他都能狩猎到猎物了。

只要不去挑战那些沧海巨兽,连他这样的小孩都能活下来了,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像他以前,要不是跟在椒江大叔的队伍中,早变成一只小“不死民” 了,狩猎的时候,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