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这一次,姚软枝向农场领导班子请了假,要在京城多呆一段时间陪陪袁映真。

实验农场如今已经上了正轨,年底该怎么表彰怎么发福利都有去年的参考,今年只需要按照去年的例子加上几成就行了,不是非要姚软枝到场。

实在是每次回到袁映真的小院里,看见他一个人在客厅坐着或者在檐下练功,姚软枝都觉得那种场景十分凄凉。

给廖科学请假的时候,姚软枝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倒是给温俊海打电话说起来这件事的时候,她有点愧疚。

温俊海平时工作很忙,自从温家姐弟搬到农场后,他下班后还要骑自行车跑几十里才能到农场。

别的单位到了年底就是总结,然后就放松了,没有太多工作安排。

但是供销社恰恰相反,年底才是最忙碌的时候。城镇乡村,无数人涌向供销社购买年货和日用物品。

这个时候姚软枝留在京城,不但不能帮温俊海解决后勤问题,还要把温家姐弟的生活学习都交给温俊海操心。

“爸一个人确实孤单,你也该多陪陪他,尽尽孝心。这边好好都能照顾,他们几个也不是小孩了,还用怎么操心?”温俊海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本来就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妻子平时照顾是因为爱他,他却不能把这当成是妻子的义务。

农村里忙起来的时候,五六岁的小孩洗锅台做饭,不会走的孩子丢在地头玩泥巴,都是常事。

他们都十几岁了,家里粮油蔬菜都齐全,还要怎么照顾?

温俊海觉得妻子对几个弟弟妹妹太宠着了,好像他们还是不会说话的奶娃娃一样。

回去要给几个弟弟加强锻炼,免得他们总是要去依赖嫂子。

***

李育红这次虽然没有在大会上发言,但是在小组讨论的时候,也念了一篇自己关于良种选育的小论文。

这篇小论文是李育红自己一笔一画写出来的,然后交给姚软枝帮她审查修改。这个程序重复了三遍以上。

姚软枝觉得以李育红这种做法,肯定是每个字都背下来了。

但是在小组讨论会前夕,李育红仍旧非常紧张,握着稿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姚软枝给她加油鼓劲,说“相信自己”“你行的”,好像都没有什么太大效果。

到最后,她只能严肃地跟李育红说:“你这是代表咱们实验农场在全国农场代表面前发言,这是组织上给你的政治任务。”

非常神奇的是,虽然李育红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她的肩膀挺起来了,眼神也坚定了!看来她就是吃这一套。

而且李育红的这篇小论文在小组讨论上还真的很受欢迎。

小麦和玉米良种的选择培育,这也是各个农场都很感兴趣的论题。

李育红虽然没有系统的理论基础,但是她有充分的实践经验,再加上姚软枝的理论指导,论文里是有真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