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哗然。

“这人不是……”牧四诚看着看台上这张年轻又略显熟悉的面孔,点了点头(lewaxs)•(com), 皱眉▏([(lewaxs.com)])『来[乐娃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lewaxs)•(com), “谁来着?我是不是见过他?”

唐二打也拧眉。

陆驿站,这不是白柳那个好友吗?怎么会以npc的身份出现在游戏里?

——是和之前玫瑰工厂的情况一样吗?

木柯和刘佳仪见到这张脸的时候齐齐一顿,转头看向白柳,没说话。

白柳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校长气急败坏地就想爬上去把陆驿站给拽下来:“你在说什么啊陆驿站!给我下来!”

陆驿站灵巧地躲开要上来的校长,他举着话筒一边飞快地在看台上熟练地绕圈跑,一边飞快念着自己的解说稿:

“这十七名学生都是高三的某次考试中成绩进步到了前一百名,上山之后再下山的学生……”

牧四诚皱眉提问:“上山之后再下山是什么意思?”

陆驿站念稿的声音和下面白柳冷静解释的声音渐渐重合了:

“乔木高中山上那个地方的学生是流动的,根据每次考试的成绩来判定,每次考试前一百的学生可以上去。”

“上山之后再下山说明这十七名学生之前成绩并不是前一百名,而是在某次考试,周考或者是月考偶然考到了前一百,成功上了山,但在之后的某一次考试中他们的成绩又落出了全校前一百,所以又下山了。”

刘佳仪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她转头过去:“你对这个学校好了解,白柳。”

“这个学校该不会是你的高中吧?”

另外四个人一顿,猛地转头看向了白柳,白柳脸上什么表情偶都没有,他一言不发地看着看台上和校长玩追逐战的陆驿站。

看台上,校长在后面暴跳如雷地追,陆驿站在前面就像是吊着怪一样灵敏地闪躲逃跑,念稿的声音还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虽然经过警方查证,这十七名学生的确是自杀,但一个地方接二连三的死人,绝不是毫无理由的。”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当十七个同处一个环境的人越过本能选择死亡,一定存在什么理由,逼迫他们不得不以死亡为代价逃离这个让他们无法存活的环境。”

台下,刘佳仪走到了白柳的面前,她直视着白柳的眼睛,单刀直入地质问:“这副本登陆过你的高中是吗?你高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十七个死掉的学生和你是什么关系?”

白柳静了一会儿,他抬眸:“没有死十七个人。”

“我高中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死,这副本登陆失败了。”

“登陆失败了?!”唐二打愕然地看向白柳,“怎么可能有副本在没有强大外力介入的情况下登陆失败的?”

——之前的玫瑰工厂和冰河世纪登陆失败,几乎是动员了整个异端管理局的力量才勉强控下来,还死伤了一些人。

唐二打清晰地记得异端处理局的备案里是

(lew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