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酒店是连锁酒店,遍布海内外, 非一个地标性质的香江大饭店可比。

因此, 长春大酒店虽然隶属长春集团旗下,但随着长春集团的多元化发展,谢君颢和谢君峣早已已不负责酒店的管理运营事宜,所以他们兄弟俩同时出现令长春大酒店的总经理十分忐忑,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到位。

总经理姓姚,叫姚斌,和谢君峣年纪相仿,海外名校毕业,家世中等,能力很强,眉目端肃,两鬓斑白,看起来却比谢君峣老多了。

得知谢君颢兄弟驾临长春酒店的缘由后,他放下心的同时在心里直翻白眼。

这位少奶奶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香江地小人多,环境又复杂,生意是那么好做的吗?

不过她婚前有陆父和贺云娇宠,婚后又有谢君峣和谢君颢爱护,自己又有庞大的财富傍身,行事自然是随心所欲。

保养得仍如少女一般,皮肤光洁细嫩,白得发光。

五官精致,美丽夺目。

淡蓝色的旗袍极显玲珑身段,平添几分温婉雅致,含笑的桃花眸里水光盈盈,晶亮璀璨一如夜幕上的星子。

眼神明澈,气质清新,根本不像三十多岁的已婚妇人。

她搀着陆父的手臂,冲丈夫抛个媚眼,眼里全是俏皮,酒窝甜美醉人。

谢君峣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捧着一束九枝的玫瑰,玫瑰鲜艳,浓香四溢,花瓣上犹带露珠,衬得一张脸愈加俊美。

眉间风致不减当年。

“老婆,送给你。”他直接把花放到陆明珠的怀里。

“谢谢老公!”陆明珠分外开心。

笑容灿烂,宛若骄阳。

很快,夫妻俩落在最后,凑在一块儿说悄悄话。

至于谢君颢,则尽心尽力地招待陆父和贺云这两位老人家,结果走下来,发现弟弟、弟妹对今天的学习并不太上心。

他瞪了弟弟一眼。

谢君峣假装没看到。

“真管理一大摊子事的话就太累了。”陆明珠跟谢君峣低声道。

她觉得,她还是适合当米虫。

奈何老父不放心。

谢君峣抓着她软绵绵嫩呼呼的小手,点头赞同,“对各门生意了解一下就行,管理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比较好。”

他也不想工作。

离开妻女的一年,差点折磨死他。

在国外真的是度日如年。

贺云唇畔噙着淡淡的笑意,虽已两鬓花白,步入暮年,但很会大煞风景,“明珠,过来听大谢怎么说。他涉足酒店行业许多年,有着一般人所不具备的经验。等你学会了,我和你爹出资给你开一家酒店,由你全权管理。”

“来了,来了。”陆明珠赶紧走上前。

到了跟前,她说:“学习没问题,开酒店就算了。”

看着她娇俏甜美的模样,谢君颢严肃的刚毅面孔瞬间柔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