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俞抵达天狼星的时候,心情还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前不久,曙光第一团战机甲基地KID基地放出了消息要开辟单兵分部,这消息传出去的时候在第一星域炸开了锅。

KID机甲基地,目前团战成绩星盟top1,这些年来的名声已经扬名到全星盟,无数团战机甲师想进入KID基地都求路无门,还是两年前KID基地第一次招新建立二队,才陆陆续续纳入了新鲜血液。

姜俞作为单兵机甲师,关注的团战赛事不多,但KID的赛事他每年都看。作为草根起家的基地,从五年前基地管理跑路差点倒闭,到星盟赛团赛三连冠,一举将曙光团赛拉到了星盟级别。

能做到这样程度,除了机甲师拿出好战绩,与KID机甲基地本身的运营也离不开关系。

所以当KID基地说要招新单兵机甲师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递交了申请。

很多人对姜俞的做法不理解,他原先的老东家是曙光top级别的单兵基地,放弃原合约跑去一个团战基地,无疑是放弃了几年的努力。但姜俞自己知道,他的成绩看似稳居高位,实际上进入了瓶颈期,一直停留在原地。

这几年他看过不少sink的比赛,比赛第一年的时候sink转的是医疗机甲师,可到后来越来越多比赛里他的打法自由,与KID机甲师配合出多种特殊战术,打过医疗型隐匿,打过医疗型坦克,连带着KID几个首席机甲师的打法变化莫测,高自由度打法给团赛环境进行了一次大洗牌,大环境引发团赛机甲的内部内卷,衍生出很多新鲜打法。

反倒是单兵机甲,明明是最自由的机甲,却像是被局限在了一个固定环境里。

KID基地位于天狼星大峡谷附近,占地面积非常广,悬浮车抵达门口时望去就看到辽阔的基地建筑群。

基地外的大门显得格外崭新,他在网上听说KID基地很抠门,可一到这地方却感觉KID基地好像很舍得下血本,竖立着的KID基地标志似乎是用昂贵的材料建造的,带着一种特殊的感觉。

悬浮车刚落地,姜俞就看到远处穿着闲适的男人,拖鞋加上大裤衩,手里还拎着袋东西,见到姜俞的时候,便朝着姜俞招了招手。

要不是在星网上看过KID知名主教练江思淼的照片,差点没认出来眼前这个人是那个号称休息区不动如山的江教练。

“姜俞是吧?”江思淼问。

姜俞微微低头,瞥见了江思淼脚底的拖鞋,“您好。”

江思淼对这个叫姜俞的年轻人印象特别深,入职申请书里5000字有2000字是在赞美sink,剩下的3000字是在阐述自己想要来KID的内卷的目的。见过在申请书里写战绩自夸自己的,没见过在申请书里夸偶像还想来团战基地内卷的。

“姜俞是吧,你的申请跟资料已经过了,等窗口开放就能把档案转过来。”

江思淼道:“我带你熟悉熟悉基地,顺便带你入住。我们这基地破了点,就不要太介意。”

“不会的,你们这很好。”姜俞刚刚看了大门,修得比姜俞的老东家还好一点。

见姜俞的目光停在大门的标志上,江思淼刚想说话,下一秒突然间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他瞬间意识到什么,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姜俞,猛地把人往后一带。

姜俞只听着一声巨响,原先富丽堂皇的KID基地正门被某个巨大的钩锁砸中了正面,碎屑与机械墙块轰地砸落在了两人面前。

开着运输车的男人从窗口里探出来,手臂肌肉贲张,一看就不太好惹:“不好意思啊老江,我带新手练习呢,不太熟练。”

江思淼:“几次了!修门的钱全记你账上!”

肌肉男挥了挥手:“记吧。”

“我们网店的物资运输队队长,边境退役的,正在带新人,你这几天出门走大门的时候小心点,别被砸了。”

江思淼见姜俞被粉尘弄得满脸灰,友善地递给他清洁纸:“哎,你下次不用穿西装这么正式,基地里随便点,怎么穿都行。”

姜俞忽然间知道,这大门为什么这么崭新了。

他心有余悸地避开大门往里走,刚从几步路就看到一只橙黄色的东西从他眼前一飞而过。

鸡边跑着,还边往外喷着水,撒得满地都是。

不远处,呈现着田园风格的建筑物与现代感十足的科技建筑差别甚远,斜前方开垦着一片农田,农田里的绿菜一片葱郁,旁边还有好几只鸡跑来跑去。

充满农家气息的小院里摆着茶桌,三个穿着维修服的老头坐在那喝茶,有说有笑地下着棋。

“丘老,你的灌水鸡跑出来了。”

江思淼把跑到姜俞面前的小鸡抱起来,轻车熟路地给丢回去。

“辛苦了小江,喝茶吗?”丘老先生喊道。

江思淼:“带新机甲师熟悉地方,晚会。”

姜俞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坐在院里的老人,那是曙光边境军的顾问,曾指导过黑洞前线作战。

再旁边的,好像曾经在边境的新闻报道里见过,似乎是个老教授。

剩下的那个老先生,是KID以前的随队维修师,现在曙光零件技术的革新者。

“丘老先生是前边境军污染物学专家,现在退休在我们这当武器顾问。”

江思淼介绍道:“这是丘老先生的小院,平时他喜欢跟基地里老头聚在一起喝茶,他没在的时候你可千万别靠近,他院里养了很多机械动物,有狗,会咬人。”

这事说来话长,前两年丘老退休,带着行李跟两个亲兵就赶来了KID基地,说什么也不走,说要在这养老退休。顶尖的污染物专家来这养老,沈星棠自然不可能拒绝,但来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

丘老人脉广,每天闲着没事就在社交平台上分享退休日常,可能是在他们老头圈推销得太玄乎了,就这两年的功夫,KID基地返聘的老教授老专家已经有好几个,全都是退休在这养老的,农家小院还翻修了好几次。

KID现在别的不多,基地里有一半的员工全是边境军退役的。

姜俞刚从那个农家小院移开视线,就看到了隔壁的建筑,那栋建筑呈现着一种第五星域的建筑风格,充满未来风格的科技感,像极了中央星系里研究所实验楼的风格。

“对面那个建筑是师先生的收藏馆,平时都是锁着的,师先生回来的时候就会住在那边。”江思淼继续介绍:“师清宁先生是我们基地外聘的异能晶鉴赏专家,基地没能检测出来的异能晶胚子都会交由他鉴定,他本职是第五星域第二研究所的副所长,每个月只来几天。”

不止如此,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建筑,从外围看的时候还是正常的基地建筑,一到这里面,什么菜田,什么农院,收藏馆,小型医疗站……各种各样的风格交叠在一起,路上还有机械狗跟鸡到处乱跑。

“那些是……”姜俞憋了半天。

“这些啊,建筑都是扩建的。”江思淼说道:“基本上是我们基地工作人员跟基地家属自己建的,你要建也行,我们很自由的,钱给的够多,我们老板说怎么建都行。”

江思淼持续给姜俞介绍着,走过一圈。

农家乐,网店,收藏馆……再往里看的时候好像还有谁建的大型别墅。

什么都有,好像就没有KID基地。

走到基地主楼的时候,姜俞已经有点恍惚,身上的西装也脏了大半,江思淼好心地给他递了双新拖鞋。

而刚靠近基地,主楼外边站着个穿着警卫服的男人,见到江思淼的时候顺手把工牌丢了过去,是安保部门做的通行证。

江思淼:“这个是基地保安队长,以前干突击型单兵的,你下训练没事,可以找他练手。”

姜俞小声问道:“现在安保不都由机器人做吗……”

江思淼:“没办法,我们基地职位就那么几个,来应聘的人太多了。保安保洁都有人要。”

最主要这些人不缺钱,来这边就图个清净,KID规模不大,早来就职还能挂靠在KID基地下混个职业机甲师,来得人更多了。

姜俞:“???”

等看到主楼里的体格锻炼场的时候,姜俞才见到了正常机甲基地该有的状况,他看到了一群机甲师正在紧赶慢赶地锻炼着,身上全是汗,一雪前耻的口号在训练室里此起彼伏。

姜俞记得团赛刚结束没多久,这群机甲师居然不休假,在赛后还在持续内卷锻炼,这种奋斗精神,是姜俞在上个机甲基地没看到过的。

“江教练,我一会想先训练。”姜俞说道。

江思淼啊了一声:“你最好别加入他们,他们不练机甲的。”

姜俞态度认真:“没事,我可以配合基地训练调整原先的训练计划。”

江思淼看着姜俞一脸认真的模样,欲言又止,扫眼看到一群机甲师练得最积极的季青锋,旁边是季青锋的临时教练林垚,“他们是在为下半月去武馆特训。”

几年前的林家武馆的约斗擂台几乎快成为休赛期常驻节目,每年武馆都组织,每年机甲师都参与,他们KID还是没亏,队里有个会算计的,赚的异能晶只多不少。只是季青锋自从前几年在武馆被打送医,就一直不服,但每年每次去还是屡战屡被揍。

这两年KID的机甲师增多,刚进基地不知道情况的机甲师初次去武馆特训的时候就被外基地的机甲师揍了。尤其是他们护在季青锋面前的时候,被揍得更惨,这次还没去武馆,就要先锻炼,准备把去年挨的揍全还回去。

不挨揍的基本不加训,只有挨揍的,才会在这里特训。

“等你去了武馆,再加入他们也不迟。”江思淼道:“我先带你逛完。”

姜俞对这个未知的武馆充满了期待。

去维修室的路上,一直承担向导的江思淼接到通讯:“他上周刚请过假,这两天疾风也没什么活,上周那批材料我还给他内部渠道价了,放心吧,你就说有这周有新货上架,他肯定不离职。”

“小姜你先逛着。”江思淼道:“我们网店那边有个人闹离职,我去看看。有时候给我打通讯电话。”

姜俞说了声好,但有点疑惑。

团战基地疾风跟KID关系很好,姜俞了解的时候顺便也了解一点与KID关系交好的基地,只是他好像没听说过疾风跟KID有业务合作。

姜俞一个人走了半天,忽然间走到了维修区。

维修区是一条走廊,系统识别出他身上的通行卡,很快就给他开了门。他好奇地往里走,就看到了一个非常宽阔的机甲停放区域,在正前方的那几台机甲是KID团战参赛的首席机甲,而最左边的那台他无比熟悉,正是那台他曾看过无数次比赛录像的机甲。

姜俞停住了脚步,隔着透视窗,看着里面的机甲。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声音。

“你好,姜俞是吗?”

姜俞听到声音回过头,就看到穿着维修装的男人。

见到他的时候,姜俞一下子回想起多年前丘津基站,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也穿着这样的维修服。

“sink……”姜俞想过很多次再见面,甚至打过腹稿,却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地见到面,“你好sink,我是姜俞,我看你的比赛很久了,我一直想要认识你。”

“我知道你,我们在丘津见过。”

应沉临见到穿着西装进基地的人还有点好奇,只是这人的西装现在有点不成样,鞋子已经换了,换成了一双KID的基地拖鞋。

“我看过你的比赛,三水说你来我们基地就职。”应沉临看着他,“我正好想找你,你的机甲数据方便给我吗?”

姜俞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什么:“可以吗?”

“当然,你是我们基地的新机甲师。”应沉临把一个程序板递给他,“有你的机甲数据,我们基地的维修师才有办法给你调整数据。”

姜俞没想到刚到基地就见到sink,还能让sink给他调机甲数据,他有点手忙脚乱,花了点时间把所有的数据都输入进去了。等输入之后,sink就将他数据录入基地数据库,顺带问了他几个问题,全是单兵有关的。

姜俞在老东家那也遇到过维修师要机甲数据,只是那些人从不问他操作细节。

姜俞在旁边等着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了维修室外。

那个是KID枪炮机甲师,姜俞对他的印象仅次于sink。

这几年比赛,一直站在sink身后的机甲师就是trace,两人达到的很多操作配合至今没有别的机甲师能完全复原。

在团战机甲里能带来场外压迫感的枪炮机甲师不多,操作鲜明灵动性高的更少,打配合的时候他能将自己的功能性提到最高,打输出的时候他单一人就能压制着两个机甲师。

在单兵眼里,这种枪炮机甲师在团战领域防御非常弱,很多战队基本上不会让枪炮机甲师落单,但KID的打法里,trace是个单走次数极高的机甲师,也是现今星盟机甲联赛记录里达成最快破盾的枪炮机甲。

有一段时间,姜俞还看到坦克机甲的集体声讨,要求提高赛级机甲的防御参数。

只是trace不上网,社交账号也没有,无论星网上怎么说他,比赛的时候他照旧破盾,对谁都不客气。

倚在边上的男人似乎注意到姜俞的目光,眼神微瞥朝他看来。

应沉临把资料登记好了,“我有事就先走了。剩下等数据出来我通知你。”

姜俞有点激动:“好,谢谢你。”

“欢迎来KID。”应沉临说道。

姜俞刚想再跟应沉临多说两句的时候,就看到他拿起了程序台上的光脑,转身朝着维修室外走,而站在那边的人见到应沉临走出去,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对方的手非常自然地落在了应沉临的肩上,边走的时候,还边捏着sink的肩膀。

而sink没看路,似乎在看着光脑的消息,完全被trace带着走。

姜俞站定在维修室门口,想到很久之前,KID拿到第一星盟赛冠军时的基地采访。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却没有再前一步。

“忙完了吗?”游溯问。

应沉临说道:“耽搁了点时间,基地来了个单兵,我刚找他确认数据。”

“我对他有印象,你还记得黑洞吗?当时他跟我们守一个基站。”

游溯的余光瞥到后方的人,他对没有交集的人没印象,“见到他想打单兵吗?”

“暂时不想,上次比赛PJT那个战术我想不透,还得再研究研究。”应沉临现在的兴趣在于见招拆招,去年的星盟赛险胜,E.M跟PJT都换了好几个打法,如果不想到更好的应对方式,下赛季估计够呛,“等材料到了,我们先测试能不能提高你枪炮的短时攻击力。”

两人这几年在基地里住着,训练结束的时候游溯都会来这边等他,时间要是早点,他们会去逛材料市场。应沉临通过荀宝那得到了个经销商路子,听说今天经销商货舰停靠天狼星,他便想着去那边淘点材料。

去的路上,游溯接到了通讯电话,是林中将的电话。

“他下周休假,说要来基地这边。”

游溯道:“让我带上你吃个饭。”

应沉临稍顿,“那一会去买点礼物。”

两人在一起的事,林中将很早就知道了,每次跟游溯吃饭的时候,总会让游溯带上他。

自从克罗诺斯战役后,林中将与游溯的交流就变多了,偶尔应沉临还看到游溯跟林异在通讯交流,只是父子两人的交谈像是例行问话,每次只打个两三分钟,挂断就结束了。

话虽然说不多,但上上届星盟赛的时候,应沉临出赛场的时候遇到了林中将跟他的副官,两人似乎是休假过来看比赛的,连游溯也没告诉。

后来游溯知道了,以后比赛的时候就让沈星棠以基地的名义寄家属券过去,林中将每次都到。

两人去了材料市场,把应沉临想要的那批材料买了下来,填好地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狼星城区边际的充满了余晖。

刚出材料市场,应沉临的光脑就登登地响。

“三水的消息,他说晚上要给小姜办个接风宴,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应沉临看到消息,差点把这事忘了,“我们一会得快点回去了。”

游溯站在门口等着,光脑的购物界面上浮现着付款的字样,他手指飞快地选择,“等会,浴室里东西用完了,买一点回去。”

应沉临原本在给江思淼发消息,听到浴室里的东西时停顿了一下,忽然道:“我买了。”

游溯选了个新款,顺手下单:“那备用。”

悬浮车越往KID基地开的时候,边际线交汇的光也渐渐暗沉。

车停在基地外,游溯下车的时候发现站在车边的应沉临仰头就看着高空。

他刚想开口,就听到远处澈亮的呼喊声。

“喂你们两个干嘛呢!”远处KID基地门口,季青锋跟林垚手拿着烧烤,隔着大老远喊道:“接风宴就差你们两个了!”

远处基地里亮着光,野外烧烤的炭烟弥漫在基地门口,穿着随意的年轻人围绕在从不知道那翻出来的老古董碳烤炉边,年纪较大的丘老等人坐着喝茶,霍焱跟鹿溪正在给其他人分盘子,江思淼站在热闹边缘捂着光脑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劝着什么,沈星棠跟刚刚抵达基地的师清宁说着话……

应沉临看向远处的人群,突然说道:“我想起第一次来天狼星面试,那天风好像也是这么凉爽。”

游溯的视线停在应沉临身上,低头亲了他的侧脸,“那幸好你来面试了。”

“是啊,幸好来了。”

--全文完--!

李温酒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我当万恶渊老大那些年》第 166 章 番外

《天才维修师》第 425 章

《小疯子装乖指南[重生]》第 136 章 番外

《小可怜手握爽文剧本》第 125 章 番外

《团宠小凤凰》第 85 章

《满级大佬只走事业线》第 140 章 139、番外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