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楸楸有关的事情

对于唐楸来说,这段日子显然很充实。

再次调停好在小胖房间里打做一团的几位小伙伴,唐楸照例去到自己的画室。

可能是因为现在网上许多网友都知道他开有一间画室,他的画室在很短一段时间内就满员了。

之后唐楸也陆续有接到很多依旧打过来的报名电话,不过因为考虑到如果招太多小学员的话,他会教不过来,所以唐楸还是放弃了这个让自己的画室进一步扩张的机会。

他现在招收的小学员们之前都没有怎么学过画画,如果想要再招学员的话,最起码要等到第一学期的小朋友们有了一定的基础,可以学着自己对着景物写生了,才可以。

唐楸来到自己的画室门口时,门口已经站了两位小朋友,以及他们的家长。

作为画室的第一位学员,四舍五入也算是画室大师兄的施果依旧穿着自己习惯的兜帽小卫衣,不过卫衣的颜色和前两次相比,肉眼可见的明快了些。

他小小一个人儿,背后背着一个快有他人一半大的画板,原本是和来送他的妈妈手牵手的站在门外,等看到又有其他学员走过来,当即又要面子的自己站在了向前一步的位置。

唐楸来的时候,施果立刻举起手,把自己提着的精致袋子递给楸楸老师。

“果果,这是什么啊?”唐楸接过小袋子,感觉里面还稍微有些重量。

站在唐楸对面的小男孩小声:“桑葚。”

施果妈妈帮他解释:“果果外公外婆住在郊区那边,平时就喜欢养养花种种树。昨天他们带果果回去摘桑葚,果果就一直惦记着今天要来学画画,今天一早就把这些桑葚包起来了。”

唐楸听完,有些不好意思,又蹲下身问:“果果,那这些果子你自己吃过了吗?”

施果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在摘果子的时候吃了。很甜。

所以他就想给楸楸老师带一些,楸楸老师喜欢吃甜的。

还有他的书包里,还有樱桃。

樱桃也甜,但是没有桑葚那么甜。

可以用来给大家画画。

施果先是习惯小声,迎着楸楸老师认真望着他,听他说话的目光,慢慢的又变成正常音量,说起自己的计划。

施果的父母,基本上是送孩子来画一次画,心情就更愉悦几分。

他们此时由衷的觉得,面前这位年轻到甚至还能被称作是少年的唐楸老师,他的天赋建树绝不仅仅局限于绘画,他有着在他这个年龄段极难拥有的柔和与稳定内核,让不论是什么性格的孩子,都能在他身上汲取到一丝宁静与安全感。

即使没有成为一位画家,如果投身心理咨询领域,他依旧会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就像现在,施果母亲回忆起,前两次果果回家时和她说起过的。

楸楸老师后来收的学员们,有些也不太爱说话。

他在里面待着,就感觉很舒服,很合群。

***

唐楸的第一批小学员们,除了最开始的施果和李时雨,其他学员,大多是由儿童咨询中心的孙医生在上网得知他开设了画室后,辗转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给他推荐来的。

情况和当年的周廪还有白辉都差不多。

按照孙医生的想法就是,当年的小唐楸都能懵懵懂懂的近乎清空咨询中心的那一批孩子。现在小唐楸都长大了,和周廪白辉他们一样,大羊也是赶,小羊也是赶,如果唐楸同学自己没意见,那一起赶了也不是不行。

由此,便有了整个画室里,一半热闹,一半沉静,一群孩子看似泾渭分明,却又水乳交融,让一向极为内向的施果感觉自己格外合群的氛围。

唐楸这边打开小庄园的大门,牵着施果和另一位小学员的手,看着他们和各自的家长挥手再见。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把提前到了的小朋友们安置在一片有葡萄架的草坪上,帮助他们把画板一支,便示意,大家今天的任务,就是画葡萄架了。

先到的小朋友可以先画。

在两个小朋友各自动笔的过程中,其他小学员也陆续来到了画室里。

在楸楸老师那里确认好自己今天的画画任务后,他们已经很熟门熟路的自己给自己找好喜欢的位置。

有一个比较随意的小朋友,甚至席地而坐,直接就把画板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唐楸看到她的姿势,没有强硬纠正,只是给小姑娘搬了个更矮一些的小椅子过来。

随意归随意,在画画的时候,腰和脖子还是要保护好的。

唐楸觉得牛爷爷的话很对,小孩子又不比大人缺些什么,大人有时候会腰酸背痛,怎么轮到小孩子这里,就变成小孩子没有腰这种俗语了?

小朋友当然是有腰的,而且要保护好。

正在专心画画的小女孩显然对周围的环境很有安全感,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动静也没有被吓到,乖乖的靠进了楸楸老师特意给她拿的小椅子里。

在学院们画画的时候,唐楸也拿起画笔画了起来。

他像当年自己第一次当美术社社长那样,坐在第一排角落里的位置,时不时的会往后看一看,看有没有社员需要他的帮助。

那个时候的美术社里,也聚集了很多性格偏安静的社员,好像美术社里的气氛,格外吸引这样沉默的小画家。

他们可以坐在一起,一整幅画的时间里都不会说一句话。

但有时候,又会因为一点小事吵起来。

他们吵架的时候,是不用嘴巴吵的,一张空白的画纸,几个回合下来,上面就被画满了正在吵架的炭黑色小人儿。

小人儿们表情生动,能清晰的看出他们的喜怒。

就像此刻。

依旧坐在前排右角的楸楸老师回头,目光捕捉到那一张空白的画纸,再次在自己的学员中,传递开来。

他(她)们会画什么呢?

唐楸想。

也许,他们也会画炭黑色的小人儿。

有粗粗的眉毛,圆圆的脸,还有额角上,代表生气了的符号。

***

这天傍晚,结束了一下午教学的唐楸回到家,坐在自己房间里靠窗台的书桌前。

从卧室的窗户里看出去,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景象。

刚好下班回来了的哥哥还有爸爸妈妈。

正拿着水壶,在帮他给月季花浇水的栗子哥哥。

坐在树荫下啃西瓜的小胖和佳佳,小胖在拿手机打电话,是打给小桉哥哥的。

说的是明天大家要一起去玩漂流的事情,只听小胖对小桉哥哥说:大家都有空,就差你了啊。

小桉哥哥那边应该是同意了暂时放下手里的实验,小胖满意的点点头,挂断电话,刚想要伸手再拿一块西瓜吃,却发现,佳佳左手拿着一块西瓜,右手也拿着一块西瓜,桌子上已经没有西瓜了。

唐楸低头看自己的日记本,日记本已经被写到了最后一页,很厚很厚的一本。

这样的日记本,他还有五本。

现在,是第六本了。

从抽屉里拿出新的一本日记本,翻开第一页。

落日余晖,晚霞好像隔着窗子,照在了日记本的纸业上。唐楸看了看,感觉自己的日记本第一页也被染上了火烧云的漂亮颜色。

见此,他索性拿起一旁的彩笔,在第一页描绘起来。

一直到瑰丽的火烧云真的停留在了他的日记本上,一直到上面的颜色干透,唐楸这才翻开第二页,动笔写了起来。

【七月十五日,晴

今天早上,哥哥出门晨跑,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两条小金鱼回来。他说这两条小鱼看起来很漂亮,刚好可以放进又被我种了两颗水草的小鱼缸里。

早餐后,爸爸和哥哥聊了一会儿天,忽然想要掰手腕。最后哥哥赢了,但是作为裁判的妈妈说哥哥作弊,因为哥哥把手搭在桌子上了。爸爸说,妈妈说得对。

栗子哥哥今天送了我一个小木雕,是两只小老虎,我很喜欢。

下午的时候,我去画室上课,果果送我桑葚果,开心。

画画的时候,我回头看,果果和懋懋,好像学会和小雨画画吵架了。很开心。

下午回家时,栗子哥哥来接我。到家后,我在写日记,听到小胖问我明天去坐漂流好不好,我说好。

真巧,大家明天都有时间。这样的话,我们去漂流,要分好几个船才行。

还有,坐完船,要去养老院,还要去牛爷爷那里,姨奶奶家也要去。有没有什么项目,是比较适合老年人,还有老年小动物玩的呢?

等会儿,我要上网查一查。】

写完今天的日记,唐楸合上日记本。

手边那本这个厚厚的日记本里,记录的是属于他的生活。

面前这本厚厚的日记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会和以前一样,一页一页的,将空白的纸张写上属于他的故事。

唐楸想,他不能确定自己的未来。

但可以确定的是,和写前面五大本日记时一样,现在的他,依旧想每天认真的对待身边的人,还有每天发生的事。

坐在窗边的少年突发奇想,把自己的所有日记本摞在一起,放到自己的桌子上。

很厚的一沓。

少年自己坐在那里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忽然觉得,这些日记其实可以浓缩成一个字。

是‘爱’。

唐楸想。

***

全文完!

东门饕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第 570 章 关于楸楸的日记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第 124 章 番外

《小神兽的万千宠爱[娱乐圈]》第635章 番外五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