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老皇帝不喜欢哭哭啼啼,一众龙子龙孙们等在偏殿里,并没有哭出来。

但许烟杪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沉闷的氛围。

无形的水汽好似包裹住了他,他眨了眨眼睛,有着湿润。

【不能哭。】

许烟杪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哭。老……陛下不喜欢人哭。】

——行,终于愿意在心里喊一声陛下了,没白疼你小子。

躺在床上的老皇帝倒是没忍住笑了一下,胸腔一震,紧接着便是拉风箱一样的咳嗽。

屋外,许烟杪走得很快,但襄阳公主扑得更快。

“瑶海!许瑶海!求求你了,救救我爹好不好!求求你!(lewaxs)•(com)”

公主还是没克制住,哭得梨花带雨,抱着许烟杪,也不顾什么男女大防了,一声一声求着他。

许烟杪连忙安慰好朋友:“高襄你先别急,你先别哭,前晋王妃不是医仙传人吗,说不定她能救陛下!也说不定事情还没那么糟糕。℗([乐娃小。说])℗『来[乐娃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lewaxs)•(com)”

他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眼里是白泽转世。

他还以为高襄是病急乱投医,因为他点子特别多,为高襄出过好多次主意,所以这一次高襄慌了神了,才希望他能救救天统大帝。

襄阳公主抬头看,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许烟杪脸上的着急和担忧。

襄阳公主擦了擦眼泪,郑重其事地说:“对不起,瑶海,是我任性了——你快进去见我爹爹吧,他好像有事要和你说。”

——她知道,如果真的有办法,许烟杪不会不去救的。

许烟杪走进内殿,听到老皇帝在闹:“我要吃卤大肠儿!”

听着似乎中气十足,好像没什么事儿。

似乎有人在轻声和他说些什么,下一刻大嗓门儿更闹了:“朕要吃卤大肠,我就是要吃卤大肠儿!听到没有!”

许烟杪站在门口,用力咳嗽一声。

老皇帝、窦皇后还有太子同时朝他看过来。

窦皇后起身,柔和地说:“许郎,快过来吧,陛下他一直在等你。”

说实话,许烟杪看不出来。

陛下明明扫了他一眼就一直跟太子说自己要吃卤大肠儿,而太子“凶巴巴”地说:“有什么好吃的!你都这样了,万一临死前把你噎得直翻白眼,样子好看吗?还平白受罪!”

老皇帝努力翻了个身,背对着太子。

太子:“……”

人死前,都会变成顽童吗?

没办法,只能哄:“爹,卤大肠儿等会再说,许郎到了,你不是有话要和他说吗?”

老皇帝“哼”了一声。

许烟杪在太子的眼神示意下,走到老皇帝面前,张了张嘴:“……陛下。”

那嗓音沙哑得不像话。

老皇帝转过头去瞅了瞅他:“来了?”

烛光映着他瘦削的脸、深陷的眼窝——你说

(lew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