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着嬴政与焰灵姬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紫女返回了紫兰轩,步入房间的她看到弄玉依旧在盯着那两件火雨玛瑙而神思不属。

“你相信他所说的话吗?”紫女来到弄玉身边问道。

几乎是看着弄玉长大的紫女很清楚,虽然在平时弄玉从未提及过自己的父母,但在其内心深处,对于父母的渴望,弄玉可是一点也不少,而眼下,属于她母亲的信息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如何能够让弄玉平静下来。

“我相信,他实在没有骗我的理由,况且,母亲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想来必定是信任他的。”弄玉收起两件火雨玛瑙道。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紫女问道。

“我在想,到底什么才算是亲人?”弄玉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紫女诧异道。

“他说,母亲算是他的家人,那想来,母亲是有了新的家,我若是去找母亲,似乎不难,但随后呢?随后我又该怎么办?随后又该以什么身份与他们相处?”弄玉说话间声音有些低沉。

弄玉心中对亲人的渴望此时被一种可触及但却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的恐惧所取代。

她不敢了,不敢去寻自己的母亲,害怕最终得到一个失望的答桉,害怕失去心中最后的一丝念想。

“你这小脑袋不要想这么多好不好,不管怎么说,得到了你母亲的消息,总归是一件好事,是不?”紫女揉了揉弄玉的脑袋道,眼中有些几分疼惜之色。

“先不说我了,姐姐呢?姐姐准备怎么办?你可是被他看中了?虽然你拒绝了他,但他看来可不想是因为姐姐的拒绝就会改变主意的人。”弄玉压下心中的思绪,对紫女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真是头痛啊,他的想法还真是难以琢磨,女管家?他的家真的就大到那种地步了吗?连一个合适的管家都找不到。”紫女抚着额头道,似乎有些头痛。

一时间,紫女与弄玉因为一个人,起了两种思绪。

而在另一处,焰灵姬终于忍无可忍了。

“你不是说带我去吃饭吗?现在我可还饿着呢?”跟在嬴政身边一时间根本没有逃跑心思的焰灵姬对嬴政抱怨道。

“我当然知道你还在饿着,这不是正要回家。”嬴政道。

“回家?你的家?”焰灵姬瞪大了眼睛道,小腿下意识地已经绷紧了,她此时想要逃跑。

“正是,不要想着逃跑,本来还打算放养你几天,没想到,刚一出门就见到了,这样的缘分,让我改变了主意。”嬴政道。

“我能说不吗?”焰灵姬胆怯地说道。

此时地她哪里还不清楚,面前这个人真正的身份,谁曾想到,昨晚的戏谑之言,竟然都是真的。

“自然不能。”嬴政道。

“你已经不缺女管家了。”焰灵姬道。

“我是不缺女管家,但我缺一个焰灵姬。”嬴政道。

“这可还真是荣幸。”焰灵姬一点也不高兴地说道。

“这确实是你的荣幸。”嬴政道。

“但我还是想逃跑怎么办?”焰灵姬道。

“那就打断你的腿。”嬴政道。

“啊?”焰灵姬微微一怔,只觉得小腿隐隐发疼,她有一种感觉,嬴政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刚离开牢笼,又要进入另外一个牢笼。”焰灵姬只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个悲剧。

“我想要自由啊。“焰灵姬突然间大声说道,让街道上本就不多的行人的齐齐向她与嬴政两人看来。

“你可以拥有自由,但在你的自由之中必须有我的存在。”嬴政道。

“所以,我是在劫难逃了?”焰灵姬苦笑道。

“恐怕是这样。”嬴政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想当王后。”焰灵姬重新换上了一张笑脸道。

“你太蠢,当不了。”嬴政道。

“我才不蠢。”焰灵姬愤愤地说道。

“不蠢吗?”嬴政停下脚步打量着焰灵姬道。

“一点也不蠢,而且还很聪明。”焰灵姬说话间凑到嬴政身边,几乎已经将自己的脸贴在了嬴政的面前,在嬴政的鼻翼间尽是焰灵姬呼出的热气。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实在是蠢透了。”嬴政推开焰灵姬道。

“哎,虽然我不能反抗,但你也不能这样吗?你真的喜欢我吗?”焰灵姬道。

“这一点你不用怀疑,若非如此,你现在应该还在水力泡着。”嬴政道。

“你喜欢我什么?”焰灵姬看着嬴政道,心中的某些东西似乎有了难以控制的趋势。

“颜色。”嬴政道。

“就是这个?”焰灵姬有些失望地说道。

“只有这个就足够了。”嬴政道。

“不,这个还不够,因为如果仅仅只是这个的话,你以后很可能会讨厌我。”焰灵姬道。

“不会。”嬴政道。

“这可说不准。”焰灵姬道。

“你就拭目以待,我会让你看到自己是如何讨厌我的。”焰灵姬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说着说着自己竟然先笑了起来,在空旷的街道上,悦耳的笑声显得分外清脆。

“那你最好祈祷一下,万一超过了我能够容忍的限度,其后果大概是你不能够承受的。”嬴政道。

“我才不怕。”焰灵姬坚定无畏地说道。

“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认怂。”嬴政道。

“不可能。”焰灵姬说着走到了嬴政的身前。

随机真个人转过身来,向嬴政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带着几分坏笑但却语音温柔地说道:“来,姐姐带你回家。”

知晓嬴政身份的焰灵姬目光期待而又戏谑地看着嬴政,她似乎很想看到嬴政接下来的举动,似乎无论嬴政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都会让她发现独特的乐趣一般。

在焰灵姬湛蓝色的眼眸中,一只大手覆在了她的掌心处。

“你······”焰灵姬惊讶地看着虽然是放在自己掌心,但却已经将她的手掌完全覆盖住的手掌,一时间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

她想到过无数种可能,却不曾想到眼下这般,嬴政竟然会真的配合她的玩笑。

姐姐?你这是要做到我的弟弟吗?那姐姐可要好好疼爱疼爱你才是。焰灵姬压下心中的异样,恶作剧的心思重新浮上心头。!

会说话的胡子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新书

《非正常三国》第 260 章 围困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