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成功了!”吕文坤看着眼前比以前小了很多的计算机,有些兴奋的看着吕布。

这几年里,吕布和吕文坤带着科研团队不断优化精简原本的计算机,替换不少材料,终于做出了新一代的计算机。。。

成本还有体积的缩小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计算速度是以前的五十倍之多,而且还有提升空间。

吕布微笑着点点头,看向周围一众科学家笑道:“大家辛苦了,每人这个薪资翻一倍,另外公司额外根据诸位的贡献,会发放一万到五十万不等的奖金,以及七天带薪休假,好好休息,期待诸位能给公司带来更多的创新。”

一众科研人员立刻欢呼起来,科研上的成功自然会让他们生出成就感,但如果只有成就感而没有奖金,汉庭集团也留不住这么多高端人才,他们愿意留在这里,就是因为吕布出手大方,人生在世,柴米油盐是脱离不开的,只谈理想,不谈收获,能骗人一时,但骗不了人一世,吕布对高端人才那可是有着极高的优待。

“父亲,我这就准备申报专利。”吕文坤兴奋道。

“不急,一个月后再去申报。”吕布摇了摇头。

“您又要将这些资料送到国内?”吕文坤无语道:“父亲,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先我们申报了该怎么办,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不是所有事情都要看利益,国家需要这些东西渡过难关。”吕布笑道:“至于其他人想学,先把华夏古数术研究透再说吧。”

这计算机中很多东西都是吕布根据八卦五行想出来的,不懂这些,想要研究透这新一代计算机,得绕很多弯路,吕布就让他们照着抄,一个月都不够,而一个月的时间,足够那边做出一台计算机了。

以后想靠这个形成技术壁垒就是妄想了。

吕文坤自小长在旧金山,对于吕布那份爱国情怀不太理解,但父亲既然这么决定了,吕文坤也没话说,只能照做。

一个月后,吕布做出一台新的计算机,汉庭集团申请专利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科学界为之震惊,有了这个,单是一年的专利费都足够汉庭集团拿回科研成本。

而更重要的是,汉庭集团凭借这项专利,也开始涉足高新领域。

“文坤,这应该只是个过度产品,要不断推陈出新,才能让我们地位稳固!”吕布看向吕文坤道,这个儿子一心搞科研,虽然父亲不怎么高兴,但在吕布看来,这才是吕家的根本。

“父亲放心。”吕文坤狠狠地点点头,这正是他所向往的生活。

吕布忙活了好几年,终于有了个结果,吕布也给自己放了假,陪着妻子还有小女儿去海外岛屿度假。

看着沙滩上不时跌倒后,继续爬起来疯玩的女儿,杨文悦倚在吕布怀里:“这时间过得好快。”

不觉间,距离雯雯出生已经过去两年了。

“快么?”吕布看向妻子,摇头笑道:“说明你心情欢快,人若是郁郁不得志,会感觉度日如年的。”

这两年,对吕布来可不短,他随时接收着新的知识,只有身处科学之中,才能体会到这世界变化的速度,科技的变化是日新月异的,可能隔一天都会出现新的变化。

要想不被时代抛弃,就必须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自满只会原地踏步,看着别人超越自己。

也正是因为有这份心态,所以吕布带着汉庭公司越做越强,这些年,每隔几年都会有一次小规模金融动荡,很多大资本在这些动荡中尸骨无存,但每一次动荡,汉庭公司却始终屹立不倒,正是因为吕布这个船长能够为所有人指明方向。

“能嫁于夫君为妻,或许便是文悦几世修来的福分。”杨文悦倚在吕布身边,岁月的流逝却未能带走她的温柔。

“世间种种,自有定数,我相信因果,但不信轮回,你我相遇或许有前因,但绝非什么轮回,焉知我遇到夫人不是福气?”吕布摇了摇头,这世间真的有轮回么?

至少对吕布来说,这世界其实是虚幻的,只是一场梦,但谁知道自己是不是别人梦中一个过客?

他曾为此迷茫过,不过现在他已经想通了,何必纠结这些,过好自己的一生便是。

“听若男念叨,夫君准备当导演?”杨文悦喜欢跟自己丈夫在一起的感觉,放松,自在,安全,而且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无论怎样的话题,自己的丈夫都能有很有趣的见解。

“嗯,尝试一下。”吕布点点头。

“夫君可有头绪?”

“专业的东西还在学,技术要学不难,但这电影无非将书中的故事以画面的形势呈现,如何讲好故事,让故事吸引人才是核心,而人性有很多弱点,针对这些弱点来就行。”吕布点点头,最近他在跟柏林大学那边书信往来,有时候会打电话,相关书籍也在看。

“具体有哪些?夫君准备从何处着手?”杨文悦好奇道。

“人性最大的弱点,就是对求而不得的渴望,对爱情的憧憬,但得到后却不懂的珍惜,见惯了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那让大家看看华人含蓄内敛的爱情,你觉得如何?”吕布笑道:“我幼年时,曾经历过一次海难夫人是知道的,以此为背景,刻画一场刻骨铭心的东方爱情,我觉得可以打开市场。”

“一定可以。”杨文悦轻笑道:“不过让谁来演?”

“就让文坤和若男来演吧,他们两人之间,总是差那么一些意思,就用这场电影来帮若男圆梦的同时,也撮合他们一下。”吕布心中早有打算。

“文坤?”杨文悦疑惑的看向吕布:“他会演戏?”

“情绪到了,自然便有了,所谓演技,本就是要像别人,塑造一个不一样的主角,或许更好。”吕布笑道,他在研究导演这门技术时发现,自己的精神世界其实在这一行也能发挥出极大地作用。

杨文悦点点头,没再多问,就当给文坤放假了,再说她也相信自己的丈夫。

电脑成功后,吕布很快召集人手准备拍摄汉庭公司的第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若男和文坤出演男女主角。

若男热情奔放,向往自由,因华夏战乱,想要去美利坚,文坤性格有些无趣,是个高材生,所有的事情在他面前,都能用最理性的角度来描述,心怀报国梦想,要来这边找到救国之路,这样两个人,在正常人的观念中,是绝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但一张船票,让两个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有了交集。

当时华夏贫弱,华人在外毫无地位可言,过海关时,想要强行搜身,文坤看不过,利用自己的知识和形象,帮若男躲过一劫。

两人都是住在三等舱,在这里,认识了一位名叫杰克的朋友,这位长相帅气,潇洒不羁的白人青年一出现,就获得了若男的青睐,与上船后多半时间是读书的文坤相比,显然杰克更容易讨女孩子欢心。

然而杰克却对头等舱的露丝女士一见钟情,而露丝女士却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但杰克还是义无反顾的去追求。

夜色下,吕文坤正在船尾借着灯看书,三等舱到了晚上是没有光明的,但他不想放弃任何时间。

生活在象牙塔的露丝觉的自己是世上最可悲的人,想要轻生,吕文坤不想惹麻烦,躲远一些,这让露丝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年有些反感,杰克适时赶到,相劝的同时,还让吕文坤一起劝说,吕文坤只是静静地为对方科普了一下从这里跳下去的后果,然后就抱着书到了另一边。

然后获救,露丝对于似乎永远处于冷静的吕文坤有了一丝好奇,同样也对救下自己的杰克有了好感,一连串误会后,她的未婚夫邀请吕文坤和杰克一起用餐。

头等舱的豪华晚宴上,相比于一身笔挺西装却行为拘束的杰克,吕文坤一身中山装,有种与西方绅士迥异的气度,淡然出尘,对于来自上流社会的一些刁难问题,总能给出最合理的解释,对于不懂餐桌礼仪也并不以为耻,反而用筷子讲述了一通让贵族们目瞪口呆的大道理。

露丝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却骨子里透着一股高傲的东方少年,几次相邀,但对方却始终与露丝保持距离,客气却又疏远。

就这样,一个情感环形成,若男喜欢杰克,杰克喜欢露丝,露丝喜欢吕文坤,吕文坤一心报国。

处于首尾两端的吕文坤和若男的交集在这里并不强烈,但在三等舱的聚会上,吕文坤依旧如同往日一般静静地看书,哪怕在吵杂的环境中,他依旧能够静下心来,而若男看着杰克跟露丝跳舞,心中酸楚,异国他乡,不由自主的靠近吕文坤,对于这个救过自己同为华人的少年,她也是当做朋友的。

尤其是有人想要占自己便宜,她希望杰克能帮自己解围,但杰克却只顾着露丝,只能依靠吕文坤,但吕文坤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不喜欢,就离开令自己讨厌的环境。

万若男无语,但双方连朋友都算不上,也没立场去指责对方,最终只能黯然离去。

露丝想找吕文坤跳舞,吕文坤拒绝,也来到甲板上,双方再度相遇,一个是黯然离场,一个是不厌其烦,情绪的反差在这里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后露丝追着吕文坤出来,而杰克追着露丝出来,这一次,吕文坤在万若男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吕文坤这次明确的拒绝,点明对方的身份是另一个男人的未婚妻。

“你如果不说的话,那女人可能今晚就能跟你睡。”万若男这话多少有些挑拨,她想绝了杰克的念头。

“也许在你看来,这是自由,但人生在这世间,总是有些东西要去遵守的,人分国界,但道德不该分国界。”

若男这个角色在前期并不讨好,但这个故事,其实是围绕若男的成长开始,正是吕文坤这句话,点醒了她。

同样年纪的男人,一个为了爱情自由疯狂追求一个订婚的女人,但另一个却恪守自己心中的道德,视美色、地位如无物,这一刻,两人的形象开始出现高下。

接下来,两条线开始分开,露丝和杰克是一条线,而若男这边,开始了解这个少年,了解他的救国梦,了解一些东西方文学,虽然没有露丝和杰克那般精彩,但感情却在这种互动中,丝丝缕缕纠缠在一起,不说破,却让人挠心挠肺。

两种不同的感受在影院呈现出来的时候,那种反差更吸引人。

而这些却还不够,接下来,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事件开始了,船撞上了冰山,作为三等舱的乘客,他们在初期感受并不真切,但吕文坤却根据船身的震动等各种参数计算出船出了问题,立刻开始奔波在船上,在了解到事情的严重,并且救生艇并不能让所有人离开后,他展现出旁人所没有的魄力和决策力。

带着三等舱的人开始自救,组织大家在有限的时间里拆了船板做成救生船,并在短时间内给出简单实用的设计图。

跟以往的船难不同,这一次却是在吕文坤的组织下,大家携手自救,一艘艘救生船被放下去,但还是不够,最后沉船,吕文坤又给了大家合适的自救方法,最后裸睡的人,还救起来不少,然而作为最大的功臣,吕文坤却在这次船难中,将生的机会给了万若男。

而杰克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一个是为了爱情,另一个,却是因为男人的担当,同样是牺牲,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以这种无声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更愿意接受哪一种,由观众自己选择。

不管观众如何看,但这部电影无疑是成功的,在各州都掀起了观影潮,对于电影的探讨更成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