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凶手,为将军报仇!”眼看着人来的差不多了,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悲愤的道,精神世界在他的可以使用下,连身边的周卫国等人都露出悲愤之色。

“我们现在应该上报军部吧?”有人觉得不妥,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上报。。。

“自然会有人去做,在那之前,我们该先把凶手找到,严惩凶手!”吕布怒喝道。

“对,没错,我们该先严惩凶手!”

在吕布的精神世界挑动下,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情绪感染,愤怒的情绪,往往能点燃人的理智。

“我是听到炮声赶过来的,你们谁知道炮声是从哪边传来的!?”吕布沉声道。

“好像是那边。”有人指明了方向。

“我们走!”吕布大声撺掇着众人向炮兵营方向进发,暗中让周卫国放慢脚步,他则一马当先带着大批将官冲进去。

下一刻,诡雷引爆,十几名将官被炸死,吕布也被气浪炸的跌出来,周卫国连忙上去扶住。

“该死,我们之中一定有奸细!”吕布一脸愤怒的看向众人:“快去,把所有人集结起来,先找到奸细再说!”

“嗨!”

此刻不少将官都被炸死,吕布这个中校此时不但身份最高,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在说话,无形中成了引导者,立刻便有人前去召集散落在金陵各处的军队。

其他命令可以暂时不予以执行,但内奸一定要查出来。

虽然几名中将和大将都死了,但军中还是有不少少将的,他们一来,吕布自然不可能再成为主导,接下来该怎么做,几名少将也是一筹莫展。

这个时候,吕布再度利用精神世界引发军中怒火,几名少将不得不开始顺着军心彻查此事,这一步一出,吕布开始着手引导众人相互攻歼,同时又挑拨这些少将之间的关系。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倭寇都在互相猜忌,甚至有的在吕布的情绪拱火下,开始火并,直到一个月后,这边收到消息,倭寇又派来几名将军主持大局,但对方什么时候到,从哪里来,都被吕布暗中通过各种信息分析出来,他在必经之路上埋了大批炸弹,几名前来主持大局的将军刚刚来到金陵,瞬间被炸上了天。

这一下,炸了锅,在吕布的暗中引导下,所有人将矛头指向几名少将,因为这件事,只有这些人知道。

少将们相互之间也开始猜忌,并在吕布的进一步精神世界洗脑下,猜忌变成了火并,并且越来越严重,倭寇大军分成几个派系相互攻伐,连续七名少将死在混乱中。

另一边,吕布则趁机让谢晋元整合金陵附近的溃军偃旗息鼓,藏于金陵城中,等待最后的反攻,金陵附近的倭寇也有冷静下来的,却迅速被吕布驱使倭寇扑灭。

就在这样的混乱中,这次进攻金陵的大军,大量死在自己的内耗中,到了一月份,吕布开始让谢晋元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将这些逐渐分散开的倭寇军进行反围剿。

倭寇之间相互已经难以再信任,又有吕布这个大内奸在其中不断分裂,大批倭寇战死,其他几支分裂的军队也察觉到这样下去迟早被金陵残军击溃,吕布适时出来主持大局,邀请大家座谈。

“诸位,现在金陵残军重新组织起来,我们再这样下去,只会被他们各个击破,今日邀请诸位过来,就是商议此事,我们应该摒除成见,先渡过眼前难关!”吕布一脸严肃的看向众人。

“岩田君说的没错,这一仗,我们打的莫名其妙,大量将士战死在不必要的内斗中!”几名残存的中校以上的军官皱眉道,他们都忘了这一仗怎么打起来的。

“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吕布看着众人道

众人看向吕布:“岩田君有什么好消息?”

“就在昨天,我接到上峰电报,上峰派来了新的司令官前来主持大局,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所以这次司令官的路线保密,但估计最迟后天就能抵达,我们只要约束各部,等待司令官到来,由他们主持大局。”吕布严肃道:“我希望,诸位能约束各自部众,等待司令官到来,自会将这些事情处理完。”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吕布看着众人,一脸满意的点点头:“既然这样,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什么好消息?”众人情绪舒缓了许多。

“进来!”吕布朝着门外喊道。

周卫国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面,放着一枚……炸弹?

“岩田君,这是……”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吕布将炸弹的引线打开,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中往地上一扔,带着周卫国就跑出去。

“轰~”

一声剧烈的轰鸣声中,炸弹爆炸,这里所有的指挥官尽数送命。

“发信号,总攻!”吕布看向周卫国道。

“好!”周卫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信号枪,对着天空便是一枪,一颗信号弹高高升起,下一刻,远方传来一阵阵炮击声开始轰炸倭寇军营。

吕布则带着部队趁机退走。

倭寇所有的校级指挥官这一次是死了个干干净净,剩下的尉级军官最多只能指挥一个中队,面对谢晋元率部反扑以及大量的炮击,一哄而散,有的就地防御,有的则开始成了溃军,吕布汇合了谢晋元之后,追着倭寇打了一天一夜。

至此,倭寇在攻入金陵两个月之后,高级军官全部战死,大军折损大半,残部逃往上海,金陵虽被攻破,但倭寇也没能讨得便宜,此战在吕布的指挥下,实现了几乎不可能的反转,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吕布的精神世界天赋,若无这个天赋,想做到这一步几乎不可能。

压抑了两个多月的情绪,总算随着这口气被发泄出去。

“旅座,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谢晋元率部回来,看着吕布道。

“别叫旅座了。”吕布摇了摇头,他对这边是彻底失望了:“我决定退出金陵政府。”

吕布摇了摇头道。

谢晋元默然,这一次,吕布显然是被当做了弃子,几乎是在绝境之下,打出了这次漂亮的反击,要说没有怨气,谁信?

“我……”

“行了,人各有志,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金陵已不可再守,你来组织城中民众转移。”吕布指了指金陵城,其实无需吕布多说,之前倭寇在城中已经造了不少孽,金陵民众早就怕了,随着倭寇被打跑,已经有大量的金陵民众开始往城外涌,谢晋元留下恢复秩序就行。

“我跟旅座走。”周卫国摘下军帽,对着吕布道。

“别义气用事,我都不知道该去何处。”吕布皱眉道。

“卫国并无意气用事。”周卫国摇了摇头道,这次金陵保卫战,吕布是在绝境之下都能翻盘,如果……如果当时高层能够上下一心,就算最终不敌,也不至于形成后来耻辱的局面。

跟着吕布,他相信吕布的判断。

接下来几日,吕布帮谢晋元一起组织金陵百姓转移,倭寇那边,金陵一战损失惨重,尤其是将官,校级以上军官几乎全军覆没,这才是最大的损失,这让倭寇高层震怒,又加派了几个师团投入了战场,同时派出专门的情报科调查此事。

直到数月之后,吕布的形象通过淞沪、金陵两大战场,逐渐有了个清晰地轮廓,勇猛无双,能力敌千军,却又智计百出,有极强的领导力,四行仓库一战,以少量兵力在局部逆转战局。

金陵一战,数次身先士卒,以一人之力破千军,杀溃三个旅团,而在后来,更是潜入己方内部搞破坏,挑拨内乱,倭寇一方怀疑炮击事件也是出自吕布手笔。

倭寇高层下达了格杀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吕布,这个敌人实在太恐怖了。

同时金陵高层这边,光头给吕布颁发了中将委任状,不过此时吕布已经度过长江,对于这边的委任自然没怎么理会,他回国可不是为了高官厚禄来的,说不定现在这边发的厚禄都是吕布支持的。

“哥,给您介绍个人认识。”这日,吕布正在奉天茶馆喝茶,同时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周卫国回来,看着吕布笑道。

“哦?”吕布看向周卫国道:“什么人?”

“远哥,进来吧。”周卫国将一人唤进来,看着吕布笑道:“我大哥,刘远,现在在西面活动,阻止抗倭。”

刘远对着吕布一礼道:“久闻吕先生大名,金陵数十万民众因您而免遭倭寇荼毒,您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英雄不敢当。”吕布摇了摇头道:“既然是卫国的兄长,我相信卫国不会结交歹人,坐吧。”

“多谢。”刘远坐下来,对着吕布笑道:“此番在下是专程前来邀请您去延州,当然,并无强迫之意,只是我们听说先生的事迹,本可留在金陵那边,却拒绝了中将委任,显然非为名利,我们如今虽然弱小,但却有报国之心,听说您是西方享誉盛名的学者,并且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理念,所以想请您去延州做客,给我们一些指导,不知……”

“我也听过你们,正好也有些事情想跟你们交流,只是一直未曾找到门路,何时动身?”吕布问道。

“看您。”刘远大喜道。

“明日一早动身。”吕布笑道。

“好!”

------题外话------

接下来不敢写了,过度一下就回美利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