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谢晋元看着吕布,只觉的吕布疯了:“我们的任务是守住这四行仓库。”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打仗如果只是比拼火力,那我军直接认输算了,你们人吗?不认,那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消灭敌军有生力量,我军火力不及倭寇,兵力不及日寇,若还只是抱残守缺,只是这般硬抗,能抗几日?”吕布从怀中取出他获得的那张炮兵阵地地图。。。

地图上只是炮兵据点,并不是全盘布署,但整个上海的地形都有标注,吕布将地图铺开后,看着沉默不语的谢晋元道:“这里应该就是这支联队的指挥部所在,距离我们直线距离大概一公里左右,如果有几门大口径炮,我们可以直接命中,倭寇正是吃准了我们没有,才敢嚣张的把指挥部设在这里,但就算没炮,也能想办法端了他们的指挥部!”

“如今他们已经呈包围之势将这里团团围住,我们怎么出去?”谢晋元苦笑道。

“今日我在楼上看得清楚,他们占据了这里的制高点聚集我们,白天被我打了,晚上必须补位明天继续居高临下进行压制。”吕布指了指地图上的一处,正是白天被他断掉的倭军占据的制高点。

谢晋元点点头:“但这里距离对方指挥所至少有八百米!就算占据了这里,也很难从这里击杀敌军指挥部吧?”

他自然知道今天吕布在楼顶干了什么。

“当然不会,不过可以通过这里进入倭寇后方!”即便以吕布之能,也没办法在八百米外精准的将手榴弹丢过去,丢过去,以手榴弹的威力也未必能对敌人指挥部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怎么走?”谢晋元问道。

“水道!”吕布指了指后面的大江:“我今日看过地形,走水道党可以绕过去,到时候我们扮作倭寇,便可从此处进入他们后方!”

“先生无需如此冒险,我会尽快与师部取得联络,护送先生离去!”谢晋元皱眉道。

“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被保护的!”吕布让人将倭军尸体上扒下来的衣服取来:“能够与诸位并肩作战,乃布此生最大的光荣,就算要死,倭军不拿个几千人出来就想夺走诸位性命,请恕我无法接受。”

吕布可是直接杀穿倭寇军出来的,到现在为止,死在他们手中的倭寇少说也有三四千人了,如今有几百号人在这里,就算注定要战死在此,有自己在这儿,只拼个一两千人,在吕布看来,那就是耻辱了,这辈子没打过这么丢人的仗。

谢晋元沉默片刻后,对着吕布一礼道:“先生有何要求。”

都是军人,这等时候也无需这般客套。

“要人,我这里有十八人,倭寇一支小队在四十人到七十人之间,至少补我二十二人,要精锐!”吕布看向谢晋元道:“出去后,必须听我的!”

谢晋元点点头,看向身边的一众将官:“集结所有人,让吕先生挑选。”

“是!”

很快,五二四团所有能战之人集结在吕布这里。

“先生,五二四团是德械师,每一个都是精锐。”谢晋元对吕布行了一个军礼道。

吕布目光看向一众将士,沉声道:“今夜行动,首要目标,攻击敌军指挥部,死伤在所难免,甚至有全军覆没的风险,愿意随我去的,请踏前一步!”

“踏!”立刻便有近百人出列。

“有伤者,退下!”吕布看着众人道。

没有人退。

吕布没再多言,在这些将士身前走过,指着一名高大的汉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齐家铭!”

“出列!”吕布指了指自己身后。

齐家铭踏出一步。

吕布继续点,每一个都会问对方姓名,记在心中,最终挑选出二十二人,吕布看着这些人,沉声道:“我无法保证诸位能活着回来,但可以保证,只要吕布在世一日,死去的人,你们的名字会留下,你们的家人只要还在,吾养之!”

没人说话,吕布挥了挥手:“背上衣服,准备出发!”

“是!”

因为要走水路的关系,所以扒下来的军装并未立刻船上,而是背在防水的行囊中,十月的江水,冰冷彻骨,一行四十一人,却无一人出声,静静地跟在吕布身后进入水中,顺着水道向外游去。

路上遇到三个想要通过水道出去的逃兵,齐家铭将小湖北的哥哥拉到一边喝骂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干啥不!?逃兵,要枪决的!”

“长官,您就放俺们走吧!”

“嘘!”吕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目光看向前方,正看到一群光膀子的倭寇顺着水道往这边游过来。

“嘿,想一块儿去了!”齐家铭见状,目光一寒,看向吕布:“长官,让他三个回去报信!喊援军?”

“不必!”吕布将自己的行囊交给齐家铭,接过手下递来的军刀:“稍等!”

说完,在齐家铭惊愕的目光中,吕布身子往下一潜,下一刻,众人只觉水下卷起一股强烈的暗流,有些没站稳的直接被卷出去,吕布的身体犹如一头鲨鱼般在水下迅速朝着对方游过去。

好快!

齐家铭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人能在水中游这么快?若非亲眼所见,他是绝不会相信的,但就是发生了。

下一刻,就在众人愣神的当口,那边潜入进来的倭寇突然发出一阵阵惊悚的惨叫声,具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但很多人直接剩下半截身子,就这么会儿功夫,那边的水已经被染红了,能看到的,就是人头不断乱飞,杂七杂八的东西从水里往外冒。

端午眼神好,看到有内脏夹杂在残肢断臂中往这边飘,面色惨白,一下子吐出来。

“愣什么,上去帮忙啊!”齐家铭见吕布的人已经往过游了,连忙招呼一声,带着人跟着往过走,水面上,残缺不全的尸体不断飘过来,哪怕是见惯了生死的老兵脸色都有些发白,那些倭寇人数不少,但等他们过来时,已经找不到活口了。

“兄弟,我有些信你们的话了!”齐家铭看着一名吕布的部下,白天聊天时,在这些人嘴里,吕布简直就是天神下凡,杀人如切菜,现在看来,可能对吕布来说,砍人比切菜都容易,这些可都是倭寇的敢死队,实力必然不错,就算他们提前知道,也未必能够无伤亡拿下这些人,但在这里,这些倭寇敢死队死的毫无尊严,别说同归于尽了,估计能伤到吕布都够他们笑半天了。

而这么恐怖的吕布,来的时候可是满身是伤,能让这位受伤的战斗,那得多激烈?

“都跟你说了,我们是一路从港口杀到这边来的,你们眼中这些小鬼子,在我家少爷面前,那是闻风丧胆!”一名护卫傲然道。

吕布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包裹,齐家铭连忙阻止道:“长官,我背吧,背着舒坦!”

“多谢!”吕布也没拒绝,继续带着人沿着水道出去,顺着河水往另一边游去。

倭寇派人过来,那边肯定有接应,吕布等人很快发现接应之人,立刻改变策略:“懂手语么?”

“懂的!”齐家铭点点头。

“四人一队,包抄,尽量别发出声音,对方的少尉留活口!”吕布对着齐家铭道。

“没问题!”齐家铭点点头表示明白。

倭寇显然没想到对方这点儿人还想着反击,并无太多戒备,在吕布的指挥下,被迅速拿下,只有对方的尉官被拖到了吕布身边。

吕布找了几根针,在对方身上一扎,示意众人放开。

“敌袭!”

尉官一得放松,立刻想要大叫,但声音到嘴却变的沙哑低沉,根本传不出去。

“我问,你答!”吕布快速的用倭语跟对方交流。

倭寇自然不可能乖乖投降,但吕布几根针下去,在痛苦的扭动了半天之后,终于松口,在吕布的一番询问之下,大概了解到对方的口令还有夜间行动范围等规矩。

了解了这一切之后,吕布方才罢休,让众人穿好衣物,自己也换上了尉官衣服,有些小,但晚上将大衣一披,借着夜色,也看不出太大的差别。

“记住,不论谁问你们话,都不要说话!”吕布正了正衣冠,对着齐家铭道,自己的人不需要交代,两天配合早已磨练出了默契,但齐家铭这些人还是差些默契的。

“是!”

吕布带着众人出去,迎面便见一支倭寇拦住去路。

“口令!”

“富士山下,回令!”

“樱花盛开!咦,你不是小泉君……”

嘎巴~

脖子被吕布扭断的同时,另外几名负责接头的倭寇也迅速被人击杀,用刺刀将其固定住之后,吕布带着人径直往深处走去。

一路上,对口令,回口令,一直到抵达指挥部,才被人拦住。

“有什么事?”对过口令之后,对方却没让他们进去。

“敢死队计划失败,我需要向长官汇报!”

“稍等!”

守卫离开后,不一会儿又回来:“长官唤你进去。”

“是!”

吕布给众人打了几个手语,让他们等在这里,独自进去,杀了联队长近卫勋之后,若无其事的出来,对着对方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径直离开。

“这就完了!?”离开众人视线之后,齐家铭终于忍不住问道。

刺杀敌军主将……就这么轻松?

“不然呢?我要与他大战几百回合么?”吕布反问道。

刺杀这种事情,不就是一瞬间的情况吗?

想想吕布的手段,齐家铭啧啧嘴,还真是这个理儿:“长官,我们现在去哪里?”

“军火库,一会儿肯定大乱,我们趁机把军火库炸了,让他们睡个好觉!”吕布出来,杀敌将只是顺带,杀一个倭寇将领,再来一个补上就是,也犯不着这么多人出来,要的是最大程度的杀伤敌军有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