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黑色车辆一路行驶到了湖区公园附近,一同跟上去的还有小鬼。

而闻琪则是拦了一辆路边的计程车,慢吞吞地跟在后面,坐在后座位上发呆似的盯着窗外的景色。

另一个世界中,闻泣站在桌子旁边,坐在她座位上的则是刚刚从阴差所在的警察局回来的汤凌和仇子涵。

这两人现在的状态看上去可不太好。

仇子涵浑身上下都是各种灰,看着像是在烧完纸后的灰堆里滚了一圈一样,就连头发上面都挂着厚厚一层纸灰,一动就“簌簌”往下掉。

汤凌看起来要比起他要稍微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她身上虽然没什么灰,但衣角还有袖口裤脚这些地方,全部都被火焰燎的向内蜷缩出深褐色的破损斑点,一看就是从火海里面走过一圈的。

两个人放了一把火回来就变成这样,刚刚踏进药房的大门,闻泣就赶紧从座位上坐起来,非常自觉地让出了休息的位置。

——毕竟也不能指望白烬述和兆影来两个人给他们让位置。

斯卡奥的洁癖发作,白烬述没有扭头就走已经算是被仇子涵这几天的炸裂行为锻炼出了强壮抗体,而兆影来……

兆影来热情地抓了一把瓜子询问汤凌和仇子涵要不要磕,得到了汤凌的一句“不用,我想先换衣服”和仇子涵的“要要要!哎姐你拉我干嘛?我洗个手再磕总行了吧?”

“你们身上怎么弄成这样的?”她给仇子涵抓了一把瓜子,顺嘴关心道,“遇见什么事了?”

他们昨天能成功在警察局放火,靠的主要是个措手不及,不管是阳间还是阴间,应该都没有人会胆大包天到往警察局里面丢燃.烧.瓶。

他们能成功放火顺便脱身,主要占了个先手的便利。

但汤凌和仇子涵则不同,昨天警察局被烧过一遍,今天肯定会加强戒备,他们两个人能突破重重阴差成功再次点燃警察局,别说是只是身上有灰和衣服被烧了,就算是被打一顿也不奇怪。

兆影来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的问出了点什么。

“还真遇见了点怪事……”汤凌皱皱眉,“我们去烧警察局的时候,不小心把警察也点着了。“

“点着了警察?”兆影来微微顿了一下。

能用“点着了”来形容的,肯定多少得是个易燃物而不是人……

正巧,这里是阴间,多的是易燃的纸人们。

汤凌和仇子涵该不会是遇见了是警察的纸人吧?

她下意识抬眼想要和斯卡奥交换一个视线,却发现刚才还坐在椅子上的斯卡奥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他们第八个队员躺着的竹架床边,一副“能离仇子涵多远就离多远”的架势。别说是交换视线,这么长一段距离,她甚至都看不清斯卡奥的脸。

兆影来抽抽嘴角,只得放弃交换时间的打算,顺着汤凌的话往下问:“什么怪事?是不是和这里的规则线索有关?”

“我也觉得是,”汤凌没注意到兆影来的眉眼官司,一心沉浸在最新的发现里面,“我们两个本来只是打算放一把小火就溜走,结果正好遇上了一堆巡查到这里的警察,仇子涵手比脑子快,下意识就把火把朝着那一群警察丢过去了,结果谁知道有个警察忽然就像是什么易燃物一样,‘腾’地一下,就被火焰燎到,变成了一团燃烧的飞屑。”

汤凌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事态紧急,也没有留给他们仔细查看的空余,两人没来得及放火就被抓了个正着,当务之急当然是赶紧从警察们的包围圈中逃出去。

但刚才的动静太大,已经引来了更多警察,最后还是汤凌灵光一闪,想起来刚才被仇子涵丢出去的打火机点燃的那个警察,死马当作活马医,开始朝着周围的警察放火,这才趁乱点着了一栋小楼,逃过一劫。

“我们怀疑是这个世界中的某些人可能具有一些旁人没有的特质,比如说可能特别怕火。”她神色认真地分析道,“我记得之前猜测,一队的队员恢复记忆有可能和烧了警察局有关,那么有没有可能,和警察局里的这些特殊成员也有关?”

“又可能,”兆影来心知肚明那些“怕火”的警察多半就是纸人,但是又不能在汤凌和仇子涵的面前明示,只好转移话题,“我们明天晚上再去试一试就知道了,比起这个,你们两个人要不去换一下衣服?”

今晚警察局刚刚着火,汤凌和仇子涵这幅样子又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是从火场里出来的,不换衣服的话肯定不行。

等到仇子涵进了药房深处的浴室,汤凌去换衣服之后,闻泣才悄悄朝着白烬述的方向凑了过去。

“老师,好像有点不对。”她神色有点疑惑。

“我跟着张旭教和张卫静两个人一路到了湖区公园,”她压低声音轻声道,“这两个人下车之后就去路边的酒吧里面买酒了,我本来想跟着他们一起下去的,结果发现他们两个人好像只是去买酒而已,陈雷和司机还在车上,所以就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等在旁边。”

谁知道,她没有轻举妄动,但张旭教张卫静两个人进入酒吧之后,不远处却跟着停下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面包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其中男性的那个进了酒吧,而女性的那个则是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装作无意似的路过了好几次陈雷坐着的车,虽然没有偏头,但眼神一直斜着朝车窗里看,俨然一副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这两个人的奇怪表现很快引起了闻琪的注意。

中年男人穿着随处可见的黑色冲锋衣,看着不像是这一片酒驾的目标消费裙子,中年女人来回装作无意路过陈雷坐着的车,似乎在找什么人。

这两人好像是朝着张卫静和张旭教去的。

“会不会是这两个人是在……”

她疑惑的转述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面前一直懒洋洋靠在竹架床上,一副快要睡着样子的斯卡奥忽然睁开眼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

“意外收获来了,”他直起上半身,“看来你运气不错。”

这两个人可不是朝着张卫静和张旭教来的。

闻泣不明所以,而汤凌已经换完衣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只能压下心里的疑惑,蹲在墙壁拐角后面,观察着外面发生的事情。

小鬼跟着张卫静张旭教两个人进了酒吧,这两人不像是去放松买醉的,倒像是去进货的。

这条街上连着的五家酒吧,所有放在柜台后面的酒都被两人清扫一空,挨个被送到了那辆黑色轿车的后备箱里。

只可惜到了后面后备箱也放不下,搬着成箱白酒的调酒师们只能硬着头皮把酒瓶往后座位上塞。

陈雷就坐在后座位上,为了能装下这么多酒,被调酒师们叫醒后被挤到了座椅边缘,在朦胧的醉意和混沌的视野中看见那一对兄妹从侧门上车,然后一边拉开放在旁边的一罐啤酒一边开始聊天。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回事,两人似乎吵了起来,矛盾愈演愈烈,终于,张旭教嘴里飞快地,骂了一句什么,朝着司机喊了一句:“停车!”

“你干什么?”陈雷耳中,张卫静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喝醉了还是她也喝醉了,透着一种模糊的失真感,不像是真的在生气,倒像是一种拙劣的捧读。

“就停这!”张旭教声音有点生气,“你也走。”

后面这话似乎是给司机说的。

陈雷酒气上头,昏昏沉沉,只能听见两人争执了几句,大概只司机在试图送他们回去,但是张旭教和张卫静两个人显然吵上了头,居然对司机发了火,要他现在就滚。

大少爷大小姐脾气一发,效果简直是一加一大于二,司机没能在两人的联手针对下撑多久,就不得不离开了这里。

张卫静和张旭教两个人在司机离开之后吵的似乎更加离开了,张卫静一吵架就喜欢砸东西,满车的酒瓶一下子就成了她最佳的发泄道具,随着一声玻璃碎裂的清脆响声,本来还只泛着一股淡淡车载香薰气味的车内,迅速被一股刺鼻的白酒味占领。

而这一声碎裂声似乎开启了某个开关似的,一向更加冷静的张旭教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随手抓起自己手边的一瓶酒就也跟着砸了下去。

车内的刺鼻气味多了一股。

这两人少有吵成这样的时候,陈雷迷迷糊糊听着他们吵架,大脑自动过滤掉了其中的语言信息,只剩下鼻端的气味一个劲的往脑子里钻。

酒味……

很浓的酒味。

他砸吧砸吧嘴,忽然后知后觉的有点口渴了。

就在这时,吵成一团的两个人好像也意识到了车内这点空间根本不够他们两个人砸的,不知道是谁最先打开了车门,也不知道是谁跳下了车,两人越走越远,只能隐约听见依旧高昂的吵架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打量了一圈自己周围。

车似乎被停到了某个公园的附近,路上没什么车,但是能听见混混们聊哦天吹牛的声音,车里的其他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他一个还有一股冲天的酒味。

醉酒后的嗓子干的快要冒烟,这周围……水是没有了,但酒似乎管够。

陈雷下意识从旁边拿起来一瓶看着度数不高像是汽水的酒,按在窗子上面把瓶盖打开,仰起脖子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