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被大叔猛肏到奶汁直飙苏沫沫拿着已经有些泛旧的纸片,忍不住嘴角上扬,心里甜滋滋的,怪不得大叔加了她的微信后,能将她朋友圈翻来覆去看个遍,原来早就打她主意了。许庭川下了飞机,刚回家,制服还没来得及换,就赶紧在家里寻他的小娇妻。两人领证后,原本是住在许家的别墅和父母奶奶同住,可这小两口几乎夜夜笙歌不说,在家里无论有没有人在场,两人都粘的跟一块糖似的,婆婆只好委婉的提出,说新买了一套独栋小别墅,采光格局地段都是极好的,非常适合新婚夫妻住,然后让他们二人搬了出去。可惜没多久,沫沫就怀孕了,许庭川特意咨询了医生,说是孕后三个月,胎象稳定了才能进行性生活。他仔细算着日子,今天刚好过了三个月,他已经忍到极限了,胯下鼓着大包,在各个房间搜寻小丫头的身影,最终在书房找到了。可看到小丫头手里拿的纸片,许庭川忙快步上前从小丫头手里夺了过来。沫沫见许庭川这般紧张的样子,嬉笑着调侃道:“许大叔,原来当时维多利亚酒店门口停的宾利车是你的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那个时候就打我主意了?不然你留这纸片干嘛?”许庭川将纸片小心翼翼的夹回书里后,将小丫头娇小的身子拥到怀中,柔声道:“对,既然瞒不住了就只能老实交代了,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扎着马尾穿着校服,正认真的伏在我的车头写纸条,然后就骑上单车笑的一脸明媚的离开了,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着初次见你的画面,你像是新升的太阳,在我眼中光芒万丈,在遇到你之前,我从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命中注定,直到我偶然搬到你隔壁时,我才知道,我们可能真的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苏沫沫听完突然嗤笑出声:“老公,听你说这些肺腑之言,我真的挺感动的,可我还是得告诉你实情,我当时笑的灿烂其实是因为......”她还记得一年多以前,妈妈和那位叔叔在维多利亚酒店举行订婚仪式,那位继父比妈妈大太多,近二十岁,她实在不喜欢,又不好发作,仪式没结束,她就因为心里憋屈烦躁,提前出来骑着自己的单车准备去学校。她起初只以为大叔的那辆车是奇瑞麒麟,停在路边有点挡住非机动车道,她当时有气没地方撒,故意骑着加速怼了上去,谁知道居然刮掉了点漆,仔细看才开始后怕,原来这车不是奇瑞麒麟是宾利!!价格可差太多了!但转念一想,就算赔钱也不是她赔啊,正好让那个老男人放点血,她拿出作业本,洋洋洒洒写了自己联系方式需要索赔就联系她,还顺便痛斥了车主乱停车。她走的时候笑容灿烂,也纯粹是因为觉得能让那个老男人放点血,她心里畅快,虽然现在想想挺不懂事的,但那时真的就是那么冲动任性,大概是前两任继父,给她留的印象都不好,以至于她心底对第三任继父,自然而然产生了抵触的心理。许庭川听完淡然一笑,双手早已探到小丫头衣裙底下,将内裤扯掉,呼吸沉重道:“没关系,你当初喜欢上我,不也是被假象骗了吗?重要的是,无论你的哪一面,我都爱。”许庭川手指早已娴熟的拨开小丫头的两片贝肉,伸进两根手指在娇妻的软穴内,上下抽插,不稍两下便将她软穴捣戳的淫水直流。“嗯~~老公~~不行,医生不是说~~现在不能做爱吗?”为了安全起见,沫沫赶紧双手推拒大叔的胸膛,试图将他推开,结果显而易见,他纹丝未动不说,手上的动作更加肆意起来。“我算着呢,自你怀孕到今天刚好九十一天,今天可以操你了!”许庭川空出一只手,拉开裤链将自己硬到胀痛的肉棒释放出来。“你怎么这样,我好不容易休息几天,你就不能再等等吗?老公~~过两天再做好吗?”沫沫赶紧撒娇求饶。婚后,她的两个穴几乎都没歇过,例假时菊穴也能被他插个不停,这个男人就像喂不饱的饿狼,只有怀孕后,她才真正算是休息了,可现在胎儿已稳定,他又急不可耐起来。“我可忍了整整九十天了,你觉得我还忍的下去吗?”许庭川不由分说,直接抬起沫沫一条腿放到自己臂弯处,另一只手扶着粗壮的鸡巴,顶在娇妻的软穴口磨蹭,因为太久没有做爱,再次进入还是有些困难,好在小丫头淫水够多,将棒身沾满了淫水,这才一鼓作气将肉棒满满的插进小穴。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喘息声,可现在小丫头身子不比从前,在书房里做爱,自然没有床上舒服,许庭川只得忍下想狠狠贯穿她的欲望,将小丫头抱起来,走回卧室。沫沫之前从没觉得,从书房到卧室的路那么漫长,他每走一步,龟头就在她的穴内,横冲直撞的捣戳着里面的软肉,而她太久没做爱,身子敏感的狠,仿佛穴内每一处都是g点,顶到任何一处,她都受不住的娇喘出声,短短五分钟不到的路程,她竟小泄了两次身。回到卧室后,许庭川早已安耐不住,一边撕扯着两人的衣服,一边狠狠捣戳起娇妻的骚穴,听着她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让他身心都十分满足。小丫头的衣服已被脱光,两团绵乳在他眼前被撞的甩来甩去,孕后,她的罩杯也从c涨到了d,奶子变的更大更软,许庭川即便不能操她,每晚也要摸着小丫头的大奶子才能入睡,实在受不住了,也只能在她身后,将鸡巴塞到腿缝间抽插射精。现在能做爱了,自然要将之前的都补回来,怕压到她肚子,只能直起身子,跪站在她腿心处抽插,他两手各抓住小丫头一团绵乳,狠狠撞击贯穿她的软穴。沫沫被操干的,淫水像泛滥的河水一般涌出,没多久身子就如处在云巅一般轻飘,身子一阵阵颤栗,在高潮的刺激下,沫沫的乳尖竟被大叔搓揉的奶汁直飚。“小丫头被干的这么爽吗?奶汁都喷出来了!”许庭川扶起沫沫,让她坐在自己肉棒上,两手扶着自己肩膀。这个姿势他既能继续操她,还能喝到甘甜的乳汁。许庭川像个吃不饱的婴儿一般,将小丫头的两团绵乳挤到中间,一口含下她两颗乳尖,疯狂的吸吮。“嗯~~大叔~~别吸了~~以后宝宝没得喝了怎么办~~啊~~轻一点~~”“让他喝奶粉!”苏沫沫眼前已经浮现,这个不正经的老男人,以后和宝宝抢着喝母乳的画面,她该拿这头饿狼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