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炎,你寻我何事?” 夜色下,吕布正在营帐中查账,这段时间抢了不少,不过基本都丢了,抢掠只是为了维持补给,多余的只会成为拖累行军速度的累赘,不过现在停下来了,就该考虑粮草辎重的问题了,毕竟他这支骑兵是孤军,看着进来的女婿,吕布松了口气,解决问题的人来了。

“是与岳父商议黑闾涧之事。” 楚南坐在吕布对面,看到吕布心声后笑道。

吕布担心的事,对楚南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汝南这边虽然新种还没开始耕种,但要说粮草辎重这东西……看看汝南十余县那滚滚人头就不会问出这种问题?

什么叫缺粮?为什么会缺粮?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黑闾涧?”吕布闻言有些为难的看着楚南问道:“公台不在,你我也无法破解那奇门之阵。”

上次遇到八门城,也不是正面破的,之后陈宫还在那八门城里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否研究出什么门道来了,反正奇门之术对如今的吕布集团来说,是个知识盲区,最有学问的陈宫大儒在这方面作用也绝对有限。

想到这些,吕布就游戏鄙夷陈宫,都是谋士,看看人家,还大儒!呸!

“岳父,我等是进不去,但也无需进去破阵,只需让他们出不来。”楚南笑道。

我是破不了你的阵,但布阵之人需要吃喝拉撒睡吧?

吕布闻言一愣,看向楚南有些犹豫道:“子炎是说……”

跟这些人在一起待的久了,有时候吕布也会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就好像此刻,他不确定自己想的和楚南想的是不是一个意思。

“南是说,以围城之法围住这黑闾涧。”楚南笑道:“这黑闾涧地域并不算大,而且我等也无需分兵,只需占住关键地域,以飞鸽、烽火相互传讯,南会御使妖兽探得对方各处边界,命人做好标记,只要敌军不过界,无论他们如何引诱,我等都不出手,若过界,则以雷霆手段杀之。”

吕布摸索着下巴点头道:“黑闾涧当无太多粮草辎重,我等要困杀他们,确实不难。”

虽然兵马不多,楚南带来的五千人加上吕布的三千骑兵,加起来也就八千,论人数,不及钟繇这边人多,但黄忠的箭阵配合吕布的骑兵,双方一人守一面,对方来攻吕布,则黄忠能直接以箭阵支援,对方攻黄忠,则吕布可游击敌后。

只要不踏入黑闾涧范围,吕布与黄忠二人便可将黑闾涧困死,更何况还有随时可以过来支援的魏延等人。

“不。”楚南招来一张地图,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道:“岳父,困杀他们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看那钟繇与关羽是否够份量,可将曹操引来,若能将其引来……”

楚南看着吕布,做了个杀的动作道:“则许昌可得,中原可下!”

这一仗,高顺和张辽那边处于僵持阶段,一时间难有进展,但汝南却已经拿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时间问题。

曹操派来的两支人马,夏侯惇被楚南打废,刘备被楚南和吕布联手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