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司空府。

“那吕布还在许昌附近?”曹操看着最新送来的情报,心情有些糟糕,曹仁、于禁、乐进三人在山桑一带迎击高顺,初战乐进被高顺击溃。

虽然只是一场小败,但想象中摧枯拉朽的场面没有出现,反倒是有种被反杀的错觉。

吕布这几日一直在许昌四周徘徊,不时劫掠地方衙署,或是直接找当地大户‘借粮’!

抢劫就抢劫,曹操也不知道那吕布何时变得这般文雅,还美名其曰借?

他是不知道这吕布何时变得这般无耻的,但这种事发生的多了,曹操也不好办,最近城中文武百官、名士有不少跑来催促曹操尽快出兵,将那吕布撵回徐州。

吕布这次过来,算是伤到这些士族的利益了,以前遇到战事,哪怕是面对袁术时也未见得这帮人有多积极。

但如今吕布到来,预示着一旦曹操战败,这中原士族可能都要被吕布给清洗一遍,会不会两说,但从之前吕布的诡计来看,这么做的几率极大。

没人愿意家族时代积累的财富就这样被人强行剥夺,所以对他们来说,吕布的到来甚至超越袁术僭越称帝的重要性。

这不是当初你们迎进来的人吗?

曹操有时候觉得这些人有些可笑,当初吕布入兖州时,可是兖州士族迎进来的,同样一个人,现在这帮人却是恨不得生吃了吕布,曹操是一点儿都不可怜这些人。

“司空,夜色已深,有何事明日再忙不迟~”曹操正自批文,一道软糯妖媚的声线自身后传来,紧跟着便是女子淡淡的体香,一女子来到曹操身后跪下,轻轻地让曹操的头靠在她伟岸的胸怀中。

“夫人为何还不睡?”曹操闭目,享受着美妇的服饰,还真有些困了。

“司空不回来,妾身如何敢睡?”

若楚南在此,定能认出此女便是当初被他求情放走的邹氏,当初邹氏被赶出南阳之后,无家可归,便径直去了许昌,不过事情是在楚南离开许昌之后了。

曹操与之再见,已经是在许昌一处楚馆之中,恰逢原配丁氏因曹昂之死跟曹操闹腾,当时正自烦闷,故人相逢,自是要互诉肝肠,加上邹氏古道热肠,曹操最终将她带回了司空府。

那段时间,许昌死了几名大官,不过这种事,对曹操来说自是无所谓的,邹氏留在曹操身边后倒也乖巧,伺候人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让曹操有些离不开她了。

享受着邹氏的按摩,不知怎的,一股邪火便上来了,猛然翻身,将邹氏摁在身下,一把扯开她的衣襟,刹那间,白花花的春光让曹操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眼见便要天雷勾动地火,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来了。

“司空~”邹氏在曹操耳边轻唤,呵气如兰,轻柔的吹过曹操的耳廓,让曹操虎躯一震,狠狠地揉捏了两下后才低声道:“回去等我!”

“嗯~司空真坏~”邹氏被揉的痛呼出声,娇媚的白了曹操一眼后,起身整了整凌乱开怀的衣襟,这才扭着丰满的屁股蛋儿朝后堂走去。

“主公!”许褚走门外进来,面色有些难看。

“你这般模样,想来不会有好事!”看着许褚的脸色,曹操就知道没好事,刚刚勇气的欲念渐渐平息,身子往后一靠,脑海中却是呈现出邹氏那坦诚相见后雪白如玉的肌肤和丰润的身段,当真如同蜜桃般好似能捏出谁来一般。

“主公?”见曹操竟然走神了,许褚忍不住声音大了一些。

“咳~何事?”曹操回过神来,看着许褚,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方才城卫那边传来消息,路招回来了。”许褚闷声道。

“路招?”曹操卫尉皱眉:“如今在何处?”

“正在司空府外等候召见。”许褚躬身道。

“传!”虽然很想跟美人去探寻古道,但路招在这个时候回来,让曹操心里有些发沉,既然对方着急来见,必然是有紧急军情,他当然要见。

很快,一身风尘仆仆的路招进来,见到曹操立刻跪下,对着曹操丧声道:“丞相,求丞相为夏侯将军报仇!”

“元让!?”曹操只觉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失神的看着路招道:“发生了何事?元让如何了?”

“五日前,吕布麾下楚南率江淮之兵渡过淮水,突袭占据汝阴,更斩杀将军李整……”路招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事无巨细的给曹操讲了一遍。

当听到夏侯惇战死还被人枭首示众的那一刻,曹操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哀声道:“元让,因何这般弃孤而去!?”

“主公,末将已经打探清楚,那楚南麾下有一老将,名为黄忠,当日之战,正是此人以箭射杀夏侯将军,然而更叫末将怒的却是那史阿,当时他正在楚南近前,不但不杀楚南,反而最终将夏侯将军枭首示众,此人才最是可恨!”路招对着曹操恨声道:“主公,末将愿再领一军出征,必取那楚南项上人头!”

曹操没有说话,他还沉湎在夏侯惇的死讯之中不可自拔,许久方才叹道:“你一路奔波,且回去休息,此事我自有主张!”

“喏!”路招也不废话,他相信曹操不会让夏侯惇白死,当下辞别了曹操,转身离开。

路招离开后,曹操闭目,眼泪不自觉的自眼角滑落,夏侯惇的死是真让他心痛到无法呼吸,也正是因此,他没有大胜哀哭。

许褚默默地站在曹操身边,像一根柱子一般。

“楚南小儿!连坏我三员大将性命!”不知过了多久,曹操心中那股痛楚之感方才渐渐淡去,却见曹操突然暴起,一脚将身前桌案踹飞出堂外。

听到动静的亲卫迅速哗啦啦冲到门外。

“退下!”许褚一摆手,示意亲卫们退下,亲卫们看了看地上被踹飞出来的桌案,再看看面露悲切之色的曹操,知趣的纷纷退下。

“主公,出兵吧,末将愿为先锋,为夏侯将军报仇!”许褚挥退了府中亲卫之后,转身对着曹操一礼,森然道。

“是孤小觑了此子,害了元让!”曹操摇了摇头,是他太小瞧楚南了,吕布的三路大军中,曹操最看不上的就是楚南,毕竟无论张辽还是高顺亦或是新降的纪灵,都有足够的战绩支撑。

但楚南有什么?除了碎嘴子似乎也想不起他还有何优点。

哪怕邹氏来到许昌后,曹操已经知道当日在南阳对付他的就有楚南,但他更多的注意力是集中在楚南身边的张辽还有吕布之女吕玲绮身上,至于楚南出了多少力,曹操基本没当回事。

直到这次动兵,楚南在曹操心中也只是個会耍嘴皮子的年轻人,三路之中,就楚南这一路没有厉害人物,主帅还是楚南。

所以不但曹操看不起,作为汝南大将的夏侯惇也没将楚南放在眼中,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出现在楚南这里。

那隔着极远距离,只以箭术射的夏侯惇毫无还手之力的黄忠是何方神圣?就算吕布的箭术,配合战阵之力,大概也就只此而已了吧,楚南身边,竟有个在箭术上堪比吕布的存在,而且擅长统帅弓箭手!

这在事前是根本不知道的。

更不要说楚南身边,还有一个能在战阵中与蔡阳斗的旗鼓相当之人,就这两人,已经是无法忽视的存在了,而根据路招的描述,楚南在这一仗中的表现并不差,一是敢放权,让那与蔡阳交手的武将做军阵的执掌者,二是懂得如何激励士气,这点倒是跟他的碎嘴相当吻合。

更别说在战阵中与路招斗个旗鼓相当的曹性也是个不错的将领。

人家对自己了解透彻,自己却对人家心生轻视而且毫无所知,此战之败,如今回头去看,真的是一点都不意外。

“那元让将军和三军将士之仇,便不报了!?”许褚看着曹操闷声道。

“自然要报!”曹操起身,瞪了许褚一眼道:“不过你当先锋,我怕只是给人送命去,莫忘了吕布此时还在四方游弋。”

说到这个,曹操心中更是烦闷,吕布现在是四处打劫,这许昌附近的大户跟寻常地方的大户可不同,这里地处颍川,到处都是名门望族,这些地方大户豪强,多跟这些名门望族沾亲带故,平日里遇到困难这些人未必有用,但当他们受到侵害时,给你制造问题却是极为拿手的。

现在朝中百官都在联合给曹操施压,让他赶快将吕布撵走。

但这是曹操想不想撵的问题么?

人少了打不过,人多了吕布转身就走,根本不给你围剿的机会,曹操再厉害,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

如今汝南大军被破,消息明天可能就会传遍朝野上下,到时候压力只会更大!

现在也只能指望对方在汝南不要乱来,要知道汝南可不是徐州,士族力量根深蒂固,若是用徐州那一套乱来……曹操突然有些不敢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