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夏天和北欧的夏天完全的不同。北欧的夏天虽然天气很好。但是却十分的炎热更要命的是这里的空气十分的糟糕。如果下一阵雨的话那么整个大地都会变成灰蒙蒙的泥浆色。(这主要是因为该死的工业化所造成的严重的空气污染)和西欧不同的是同样也是夏天同样在同一个维度上。但是俄国这边的夏天却比西欧要凉爽的多。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空气也十分的好。至少对于从西边过来的德国人而言。没有战争硝烟的俄罗斯的夏天是一个很美妙的季节。

此时在俄罗斯东部重镇斯摩棱斯克郊外的瓦格湖整个湖区已经被严密的封锁起来。所有通向这里的道路全部被全副武装的武装党卫队士兵说控制。而不论什么人进出这里都需要出示特别通行证并且经过严密而且细致无比的检查。仿佛那里正在搞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但是如果进入这里之后就会现。这里并没有在召开什么特别的军事会议。也没有什么隐藏什么秘密武器。更不是在进行什么屠杀。湛蓝色的瓦格湖边上只有几顶灰色的帐篷。而帐篷的周围停着几辆重新越野车。在帐篷边上的码头上几根长长的鱼竿伸了出去。而鱼竿的旁边则坐着一个人他坐在一张行军折凳上一边拿着一瓶啤酒一边拿着一本书。他那悠闲的样子仿佛在那里度假一般。

当然如果让朱可夫或者瓦图京看到这个人的模样的话。他们一定会晕过去因为此时坐在湖边钓鱼地人不是别人就是从莫斯科会战之后就忽然销声匿迹的德国第四装甲集团军总司令。德国武装党卫队总监。威廉鲁道夫赫斯。

自从第二次向莫斯科推进遭到挫折之后这位年轻的将军和他麾下的部队就从人们的视野里面消失了。早在五月份德国最高统帅部就对外下达了命令。第四装甲集团军由于损失惨重而被迫调往巴尔干地区整补。于是整整一个集团军。5o多万人和数百辆坦克火炮就消失在了东线。但是威廉鲁道夫赫斯他地消失的却是如此的彻底。以至于那些在柏林的盟军情报官员根本无法查到这位年轻的将军究竟在哪里。而德国人则猜测这位年轻地将军也许已经被自己的父亲调职了。

而随着德军和苏军在库尔斯克地区展开规模空前的坦克大会战的时候。威廉鲁道夫赫斯和他的第四装甲集团军也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虽然德国人一再的宣称该集团军已经调往巴尔干和欧洲进行整补。英国地情报机关也来地讯息表明在加莱和诺曼底地域现了原隶属于第四装甲集团军的几个装甲师的番号。但是苏军的战场指挥官朱可夫和最高统帅斯大林却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的手中一直掌握着一支反击力量。(四个坦克旅、1o个坦克营和8个步兵师组成的预备集群)。就算到他们展开全面反攻的时候这支部队仍然没有动用。目的就是为了防备威廉鲁道夫赫斯突然从暗中杀出来。但是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这位年青地过分的德国将军却一直没有出现。而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在此时此地在如此近的距离悠然自得的垂钓。

“噗通!”随着一声水花声。季明重重的拉起了钩子。但是不知道是鱼太狡猾还是人太笨。总之鱼钩上空空如也。钩上地鱼饵早就被吃掉留下一个钩子在那里来回地晃荡。

拿着鱼竿的季明重重地摇了摇头。接着他忽然大声的说道:“里宾特若甫你这个笨蛋走路怎么不轻一点你看我的鱼都给你吓跑了!”

“对不起阁下!”看到自己的老大有了一点飙的样子刚刚跑过来的小里宾特若甫立马一个标准的立正。然后大声的道歉道。看到自己是手下的这个样子季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他拿起了鱼钩然后往上面穿了一支蚯蚓之后问道:“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难道有什么事情么?”

“是的阁下!”小里宾特若甫立刻忙不迭的点头。然后从自己夹着的文件夹中取出了一张电报纸交给了季明:“将军。刚刚接到了来自集团军群总部的抄报文件。苏军的主力部队于今日开始展开了全面的攻击根据前方的消息。苏军在这里投入了将近5o个师的强大的兵力对我们的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地区包括奥廖尔、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等地区事实了强大的突击。现在我们部队的几处阵地都已经被俄国人突破。俄国人正在向我们的纵深高的推进……”

“嗯!”听了自己手下的报告之后季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仿佛从里宾特若甫口中说出来的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一样过了几秒钟等他把带着鱼饵的鱼钩重新的放到水中之后他才继续说道:“除了这些还没有有其他消息?”

“有!”这位跟随季明多年的副官立刻又从文件夹中掏出了一张抄报纸。然后朗声的镰道:“帝国最高统帅部帝国总参谋部指挥官库尔特蔡兹勒将军令:由于强大的俄**团先南后北的策略敌叶廖缅科的加里宁方面军与罗科索夫斯基的西方方面军正在向斯摩棱斯克——叶拉尼亚地区采取迂回攻击的策略。而防御之德第4集团军因为缺乏机动装备兹命令。第四装甲集团军所部立刻派出部队前往乌格拉河防线。接替在那里防御的第九集团军和第四集团军配合莫德尔将军和海因里希将军务必要把防线稳定在叶尔尼亚以西……”

“稳定防线?呵呵!稳定防线!”听了对方的这道命令。正在那里钓鱼的季明忽然毫无征兆的大声的笑了起来:“朱可夫在那里突奇想。他想声东击西把我们的的注意力吸引到交通枢纽斯摩棱斯克。接着把我们的主力部队给勾引出来。然后这些俄国人就会重兵借道从俄国西方面军防地向莫德尔部的第九集团军起奇袭。只要布良斯克方面军切入第9集团军防线纵深那么。斯摩棱斯克——布良斯克的铁路线被切断。第9集团军有被迂回包围的危险。从而导致整个中央集团军群防御部队全线溃散。俄国人的这个小伎俩。德国总参谋部会看不出来?真的是一群废物!”说道这里。季明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思考了几秒钟。接着歪着脑袋问道:“冯博克元帅的意见呢?”

“元帅并没有什么意见!”里宾特若甫迅的回答:“这封电报是从集团军群司令部转过来的。元帅并没有在电文上附加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将原文传抄给我们。对了过来的通讯参谋说:元帅只是说。现在整个战线都在吃紧。俄军的攻击力量非常的强。现在是需要将军的时候了。还有元帅还说。有的时候戏演的过于逼真反而不好。”

听了自己副官所说的话之后。季明再次的陷入了沉思。库尔斯克这场会战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勾引苏军的主力部队出来方便自己全部歼灭。从而彻底的扭转局势。所以会战的本身只是一个战术的诱饵。而真正的杀招在战役的最后。俄军的主力被德军调动出来。然后德军的机动部队在展开反击。就如同哈尔科夫会战一样将其彻底的歼灭。从目前的情况而言。整个态势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库尔斯克会战双方互有损失打成了一场烂仗。虽然苏军在死命的攻击看上去占得了先机。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的掌握优势。毕竟现在不是历史上的1943年(德军在历史上的1943年德军之所以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德军的处于两线作战的态势。他们的军事力量已经无法和苏军和盟军相抗衡。而打这种大规模的会战只是自取灭亡。而现在的1942年情况却完全相反德军力量强悍而且兵力充足。而苏军的力量则没有恢复。)打这种比谁失血多的战斗自己这边应该能够占到了很大的便宜。但是要完全的把俄国人一棍子敲死德军还缺乏足够的力量。所以这个时候就要依靠智慧。通过不断的调动将苏军的所有家底全部亮出来然后再一举的歼灭。可是朱可夫并不是傻瓜。在德军花费心思的调动面前。他战斗的时候总是留上那么一手。就连现在的全线自己的兵力也没有完全的放出。很显然他也在预防万一。而朱可夫的谨慎也就让德军感到无从下手。而在苏军斗志旺盛的攻击下德军的防御反而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就造成了这样一种奇怪的情况。所以现在对于季明而言一个难解的选择题出现了。!